堯曰第二十

1、堯曰:「咨!爾舜!天之歷數在爾躬,允執其中!四海困窮,天祿永終。」舜亦以命禹。曰:「予小子履,敢用玄牡,敢昭告於皇皇后帝,有罪不敢赦,帝臣不蔽,簡在帝心!朕躬有罪,無以萬方;萬方有罪,罪在朕躬。」「周有大賚,善人是富。」「雖有周親,不如仁人;百姓有過,在予一人。謹權量,審法度,修廢官,四方之政行焉。興滅國,繼絕世,舉逸民,天下之民歸心焉。所重民,食喪祭。寬則得眾,信則民任焉。敏則有功,公則說。」

1.諮(音姿,嗟嘆聲) 2.天之歷數在爾躬(天命在你身上。歷數~帝王相繼之次第,猶歲時節氣之先後。) 3.允(誠信)執(奉行)其中(中道) 4.天祿(上天賜的爵祿) 5.予小子(商湯自謙辭)履(商湯之名) 6.敢用玄牡(黑公牛) 7.敢昭(明)告於皇皇(偉大)后帝(上帝) 8.有罪(指夏桀)不敢赦 9.帝臣(指天下賢者) 10.不蔽(不敢不用) 11.簡(鑑察)在帝心(天心) 12.朕躬有罪,無以萬方(請勿降罪天下百姓) 13.周有大賚(音賴,賜予) 14.雖有周親(至親,指商朝子孫) 15.修廢官(復用紂所革職之官) 16.敏則有功,公則說(音義皆同悅)

堯說:「啊!舜啊!天命道運降臨到你的身上,曆數讓你繼承帝位,你該虔誠地順從天命,善執上帝賜予的神聖使命,時刻存乎中道(心中時時存有道念),行乎正,為天下蒼生造福。如果使天下百姓都窮困,上天所恩賜的爵祿,就永遠終止了(你的帝位也就結束了)。」舜禪讓給大禹時,也以這些話告誡禹。

商湯向天宣誓說:「至高至尊的上帝啊,我是小子履,謹用黑公牛來祭祀您,向您禱告:有罪的人(夏桀),我絕不敢赦免而不誅殺之。天下賢者皆是上帝之臣,我不敢不拔薦啟用他們,請您明鑑。我今既為天子,如果我有做錯任何事,與天下百姓毫無關連,一切請歸咎於我;如果百姓有罪過錯,是我失德,領導無方,教化有缺失,一切責任都由我一肩扛起。」

武王大封諸侯時,將得自紂王的財物賞賜天下,並加賜善人,使善人都成了富者。武王說:「商紂至親雖多,卻不如周家有甚多仁人志士能為國效勞。百姓若有過錯,是我教導不周全,我一個人完全承擔這些責任。」

天下大勢底定之後,武王重新制定綱紀:慎重地定準斗秤度量,使交易規格統一,不致發生紛爭;周密地審定禮樂法令制度,使人民立身有方,不致無所適從;重新啟用被紂革職之賢能官員(建立公正的人事制度),讓法令得以通行全國。將已滅亡的諸侯之國復興扶正(賜土地以復其舊國);至於有其國而子嗣已斷絕者,尋求旁系以續其後嗣;舉用賢能之隱士出來為國效勞、為民服務,如此,天下百姓必心悅誠服來向周朝歸順。

掌政者須重視的,就是人民、糧食、喪葬、祭祀。因為國乃人之積,民乃國之本,而糧食乃民命之所繫(食以養生);喪葬儀禮能令百姓盡哀(喪以送死);以莊嚴祭祀緬懷先人德澤,誠摯禮敬以報答親恩。對百姓寬容以得人民擁戴,言行誠信以得人民信任。勤快敏捷地為百姓服務,就能在鄉里有貢獻;賞罰公正就能使民心悅服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舜承堯之天命,攝政三十年,即帝位十九年,因子商均不肖,乃禪讓天下予禹。 2.第二段出自《商書.湯告》 3.商湯傳至紂王,失德無道,周武王伐之,紂自焚而商滅亡。 4.周武王與商湯一樣,都是有仁德的聖王,不僅照顧百姓,也能替天下蒼生舉用有才徳智的好人才,幫忙料理國政;而且有擔當,絕不逃避、推卸責任,所以,才能贏得百姓的愛戴。 5.聖王君臨天下,一片仁心赤誠,積極謀劃興利,制定法規與制度,引領百姓步上祥和樂利的生活。 6.重喪、祭,係由生及死,由今溯(音素,往上或往前推求)往,民生於是得見悠久。 7.商湯伐桀,武王伐紂,皆為拯救天下蒼生出水火荼毒之苦,非為私利之爭,故能以仁德賞善教化,勠力為天下蒼生謀福利。 8.《論語.陽貨第十七~6》子張問仁於孔子。孔子曰:「能行五者於天下,為仁矣。」請問之。曰:「 恭、寬、信、敏、惠。恭則不悔,寬則得眾,信則人任焉;敏則有功,惠則足以使人。」

2、子張問於孔子曰:「何如斯可以從政矣?」子曰:「尊五美,屏四惡,斯可以從政矣。」子張曰:「何謂五美?」子曰:「君子惠而不費,勞而不怨,欲而不貪,泰而不驕;威而不猛。」子張曰:「何謂惠而不費?」「子曰:「因民之所利而利之,斯不亦惠而不費乎?擇可勞而勞之,又誰怨!欲仁而得仁,又焉貪!君子無眾寡,無小大,無敢慢,斯不亦泰而不驕乎!君子正其衣冠,尊其瞻視,儼然人望而畏之,斯不亦威而不猛乎!」子張曰:「何謂四惡?」子曰:「不教而殺謂之虐,不戒視成謂之暴,慢令致期謂之賊,猶之與人也,出納之吝,謂之有司。」

1.尊五美,屏(音義同摒〈音並〉,去除) 2.擇可勞(擇定適當之時與適當之人) 3.慢令(延誤命令)致期(限期完成)謂之賊 4.謂之有司(司倉庫小吏)

子張問孔子:「怎樣才能從政治國呢?」夫子說:「若能尊崇而奉行五樣美德,去除四種惡行,就可以治國理政了。」子張又請問:「什麼是五樣美德呢?」夫子說:「在位之君子應該惠澤百姓,而不輕易浪費公帑;徵調百姓服勞役,而百姓不生怨恨;雖有慾望,卻不貪圖私利;身心舒泰,而不驕傲自大;容儀威嚴,但不過於嚴厲。」

子張說:「甚麼叫做惠而不費呢?」夫子說:「依照人民應享得的利益,使各得其利,不就是惠而不費嗎?使役人民義務勞動,必擇農閒,選擇適當之人去做適當的工作(如:粗重的事,就選精壯者去做),誰會怨恨?欲得仁道而能順利盡行仁政,還有什麼可貪圖的?」

夫子說:「在位君子待人處事,不管人多少,不論事情大小,都敬重審慎而不敢怠慢,這不就是舒泰而不驕傲自大嗎?君子衣冠端莊,儀容莊嚴,誠於中,形於外,人民仰望其威儀,而起肅然敬畏之心。」

子張問:「什麼是四惡呢?」夫子說:「身為百姓之父母官,平日不注重教化,致百姓誤觸法網,卻加以刑罰殺戮,就叫做虐(殘酷不仁)。未先訓誡,即苛求看見成效,叫做殘暴。延誤發佈命令,卻又急於限期完成,叫做賊害百姓。應該要給人民的財物,卻在付出與收入時出手吝嗇,有如卑微小吏的行為,非從政治國之道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非僅精通教育,對人民之潛移默化(以禮樂引導),有深深的體驗,且能教導為政者施行仁政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夫子在眾弟子請問如何治理國政中,此章的答覆最詳細~尊(敬以持之)五美,屏(嚴以拒之)四惡,有興民利,有除弊害;美,全在『不費、不怨、不貪、不驕、不猛』 2.為政之道,就在能體恤百姓生活不易,能為百姓著想,為百姓謀求最大的利益與幸福;『因民之所利而利之』即是為政者應有的基本理念;『欲仁而得仁』即是為政者應有的情操。欲仁義者為廉,欲財色者為貪。人君當欲於仁義,使仁義事顯,不為財色之貪。 3.夫子之政治理念,彰顯聖人的仁心仁德。五美(不費、不怨、不貪、不驕、不猛)之為美,在先修正己心,以關愛百姓為念。四惡(虐、暴、賊、有司)之為惡,乃理政無道,不能教化百姓於未釀禍之先,令人民對當政者失去信任感;此四惡乃造成民心背離之重大因素,夫子特舉出供為政者惕勵自儆。

3、子曰:「不知命,無以為君子也。不知禮,無以立也。不知言,無以知人也。」

夫子說:「天下之盛衰,氣數之窮通,盡由天命,故君子躬身行道,必知天命而立命。禮是約束行為之儀則,不知禮,則無以立身。言乃心之聲,不知言之是非曲直,則無法了解人心之善惡。」

1.必知天命(君子敬畏天命,故必知天命)

【本章重點】此章三種知,乃君子首要之學。 1.知命則知性,知性則知天,知天乃能依天之道修身。 2.知禮方能行禮,然後能維繫良好的人際關係。 3.言易知,心難測,察言知心,而真偽、善惡立可分辨。 君子以此三知,為處世修身,實踐道德之本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程子曰:「知命者,知有命而信之也。人不知命,則見害必避,見利必趨,何以為君子?」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