衛靈公第十五

1、衛靈公問陳於孔子,孔子對曰:「俎豆之事,則嘗聞之矣;軍旅之事,未之學也。」明日遂行。在陳絕糧。從者病,莫能興。子路慍見曰:「君子亦有窮乎?」子曰:「君子固窮,小人窮斯濫矣。」

1.陳(今作陣,作戰陣勢的軍伍行列) 2.俎豆(音組豆,宗廟祭祀之禮器)

衛靈公向夫子請教軍隊作戰列陣之法。夫子回答說:「宗廟祭祀禮儀方面的事情,我還聽說過;用兵打仗的事,從來沒有學過。」第二天,孔子便離開了衛國。夫子與弟子們在陳國糧食斷絕,隨從的人都餓病了。子路含怒來見夫子,說道:「君子抱道奉行,也有像這樣窮困的時候嗎?」夫子說:「君子雖然窮困,但還是堅守著道,持守著德,小人一窮困就肆濫非為不安於道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『窮困』乃天驗人心之試金石,夫子論及身處窮困潦倒時,君子與小人有明顯的不同對應態度~君子仍篤定地固守著道,始終如一,因而成德;小人則不安於道,忘失天理,變志易行而敗德。

2、子曰:「賜也,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?」對曰:「然,非與?」曰:「非也!予一以貫之。」

1.女(音義同汝)

夫子呼子貢的名字說:「賜啊!你以為我是博學世間的學問,而全部將它記起來的嗎?」子貢說:「是啊!難道不是這樣嗎?」夫子說:「並非如此的!我的學問之道,乃是以宇宙之一理,貫通萬事萬物的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以道之一本,探究萬事萬物之理,開啟子貢的智慧,使其洞悉一貫之道本,而直達理域。

3、子曰:「由,知德者鮮矣!」

1.鮮(音顯,少)

夫子對子路說:「由啊!能明白義理,而修養有得於心的人太少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雖欲倡德行道,然重德潛修者少,因而徒呼奈何感嘆不已。若非真修道人,則不能知德,因世上修道人少,所以知德者少。

4、子曰:「無為而治者,其舜也與!夫何為哉?恭己正南面而已矣。」

1.南面(古代君王登基向南而坐,方向都是坐北朝南)

夫子讚揚虞舜之盛德說:「能以無為而為治理天下的,就是虞舜了!舜,他到底有甚麼作為呢?也只是恭謹自己的德行以身作則,端正莊嚴地立於國君之位,天下自然感化無為而治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自然之大道,本無所為,故曰無為。聖王恭己以法天則地,以無為而教民,默默施化於民,民沐沾其德而順從。

5、子張問「行」。子曰:「言忠信,行篤敬,雖蠻貊之邦行矣;言不忠信,行不篤敬,雖州里行乎哉?立,則見其參於前也,在輿,則見其倚於衡也,夫然後行!」子張書諸紳。

1.蠻貊(音瞞末,蠻指南蠻、貊指北狄,形容未開化的野蠻民族) 2.參(立列) 3.輿(音於,車) 4.衡(車前橫木) 5.諸紳(紳是古代官員、貴族束在腰間的大帶子)

子張請教處世通達之道。夫子說:「說話忠誠守信,行為篤實嚴謹,即使到了未開化的國家,也能夠通行無阻。說話不忠誠信實,行為不篤實誠敬,即使在自己的家鄉,能行得通嗎?站立時,猶如看見『忠信篤敬』這幾個字就在眼前,坐在車中彷彿看見這些字出現在車前的橫木上,立身行道若能做到這樣,便能夠處處通達了。」子張受教,唯恐忘失,便把夫子的話寫在束腰的大帶上,終身奉行。

【本章重點】忠信篤敬,立身行道之本,本不立,則言不正、行不順,無法暢行無礙。

6、子曰:「直哉史魚!邦有道,如矢,邦無道,如矢。君子哉蘧伯玉!邦有道,則仕;邦無道,則可卷而懷之。」

1.史魚(衛大夫) 2.蘧(音渠)伯玉(衛大夫) 3.懷(收斂退藏)

夫子表彰衛國二位大夫說:「史魚真是剛直啊!國家有道時,忠君愛國,其道像箭一樣直,國家無道時,他智勇道直,仍然像箭一樣正直。蘧伯玉真是位君子啊!國家政治清明時,他出來做官,傾才盡能輔佐君王,國家無道時,他便隱退以明哲保身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賢臣之忠君愛國其理不二,因秉性、理念有別,其報國安邦之道有所不同。史魚剛直如矢,不因治亂而更改其志。蘧伯玉乃才德並茂之君子,出仕則視情勢治亂而有進退,常保其有用之身,以備為世所用。兩賢皆有道,夫子因而讚揚之。

7、子曰:「可與言而不與之言,失人;不可與言而與之言,失言。知者不失人,亦不失言。」

1.知(音義皆同智)

夫子說:「若願虛心受教,即是可以同他談話的人,若不與他論道言理,就是錯失了人才;若不能虛心受教,則不可與他論理說教,若與他談,就是白費口舌,徒勞無功。有智慧的人,知人之心性,當言則言,當默則默,不失人也不失言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智者活潑玲瓏,洞澈世情人心,因人施教,故德可廣佈;不多言,故應對得體,不致失言而令人不悅。

8、子曰:「志士仁人,無求生以害仁,有殺身以成仁。」

夫子說:「一位懷有高遠志向的人,立身以德,所行惟仁與道,不但不會貪生怕死而損害仁德,更會不惜犧牲性命而成全仁德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志士仁人,心存天理,悲天憫人,惟以濟世救人為重,故寧殺身以成仁,絕不會偷生苟活而害仁。

9、子貢問為仁。子曰:「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居是邦也,事其大夫之賢者,友其士之仁者。」

子貢請教實行仁德之道。夫子說:「譬如工匠想要把工作做得盡善盡美,一定要先備妥精良之工具。身處在這國家,應遵奉賢德的大夫、親近有仁道之士,以達切磋輔仁之益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先利其器比喻先得賢師仁友;居是邦係指所到的國家,必有賢德之人,可就地師事大夫中之賢者,與士之仁者交誼,旦夕惕勵,日新又新,以達仁道。

10、顏淵問為邦。子曰:「行夏之時,乘殷之輅,服周之冕。樂則韶舞。放鄭聲,遠佞人。鄭聲淫,佞人殆。」

1.夏(夏曆,也稱為黃曆) 2.輅(音路,大輅,古代君王乘坐的車) 3.冕(音免,古時大夫以上的王侯所戴的禮帽) 4.韶(音杓,古代虞舜時的樂曲,夫子認為盡善盡美) 5.放(禁絕) 6.鄭(鄭國的音樂多淫聲,為靡靡之音) 7.遠(音院,遠離) 8.佞人(諂媚善辯之人) 9.殆(危險)

顏淵請教夫子治理國家之道。夫子說:「遵行夏曆,乘殷朝的木質車子,戴周代的禮帽,奏舜時的樂舞,禁絕鄭國淫蕩的樂曲,遠離諂媚善辯的人,鄭國的樂曲浮靡淫蕩(易令人民心神動盪),佞人危險(會造成邦覆國危)必須小心謹慎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教導顏回:為政之道,須承襲三代聖王之治~夏時、殷輅、周冕、舜韶,定儀禮、立國風,乃治國大法;放鄭聲,遠佞人,挽敗俗、移風樹德,乃安邦之大則。

11、子曰:「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。」

夫子說:「立身處世,若沒有長遠且慎重的思慮,眼前定會出現意外之憂患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此章夫子教人應有遠大的眼光,周密的思考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君子所以培德養慧,立身以道,處事以德,止憂患於未起之先,必無遠近旦夕之禍患。

12、子曰:「已矣乎!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!」

夫子感嘆說:「唉呀!我尚未看見喜好崇高的道德像愛好美色一樣的人!」

【本章重點】色不迷人人自迷,若懷有高遠的志向,不為外物所惑,時時以德潤身、清明己心,即是真修者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在滾滾紅塵中,過度重視感官享受,定茫茫然而不知人生真諦,且易在追求的過程中失德造業。

13、子曰:「臧文仲,其竊位者與?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。」

1.臧文仲(魯國司寇) 2.竊位(私據其位) 3.柳下惠(魯之賢人,孟子稱其為聖之和者)

夫子說:「臧文仲是竊居官位,空負虛名的人嗎?明知柳下惠有賢德,卻不舉薦與他並立於朝廷為國效命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知賢不薦,有失職守,故夫子評其竊位。在朝為官應舉賢才使其能為國效力,造福社稷,方為忠君愛國之表現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歷史對臧文仲的評價,正面較多,他長於辭令、知識淵博、熟諳典章,有識見和判斷力。但也不是全無缺點,對柳下惠就不夠厚道。西元前634年,齊國攻打魯國時,臧文仲打算以談判使齊國退兵。他自覺口才不夠好,求助於柳下惠。柳下惠受命於危難之際,終能完成艱鉅任務,使齊國答應講和,平息了一場紛爭,居功厥偉,但臧文仲僅給柳下惠一個小官。

14、子曰:「躬自厚,而薄責於人,則遠怨矣!」

1.躬(自身) 2.遠(音院,離)

夫子說:「要求自己嚴苛些,多寬恕別人,少責備人之過,讓人心悅誠服,就會遠離別人對你的怨恨了!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教人遠怨之方,在嚴於律己以進德,薄於責人以和眾。

15、子曰:「不曰:『如之何,如之何』者,吾末如之何也已矣!」

夫子說:「立身處世,若不審慎熟思,而行事草率。遇到問題都不思考『應如何處理較妥善』的人,我對他真無可奈何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處事應當熟思,若心粗氣浮,雖至微甚易,也無法圓滿平順。

16、子曰:「群居終日,言不及義,好行小慧,難矣哉!」

1.小慧(小聰明)

夫子說:「整天相處一起聊天說地,卻從未論及仁義,又好使小聰明,這種人實在難以教化,難以成就德業啊!」

【本章重點】朋友相聚,應互相切磋,以友輔仁,有過相勸,有善共勉,以彰明義理。若終日言不及義,善於投機取巧耍弄小聰明,不由正道,很難步入真理的領域。

17、子曰:「君子義以為質,禮以行之,孫以出之,信以成之。君子哉!」

1.孫(音義皆同遜)

夫子說:「君子立身處世,以義理為根本,日常生活合乎禮節,態度謙遜、信實誠摯,而能有所成就,如此即是君子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君子之道~義內質,禮外文,遜以和德,信以實道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能以義為本,涵諸於中之體,而以禮、遜、信三者形諸於外之用,即可稱具君子之德。

18、子曰:「君子病無能焉,不病人之不己知也。」

1.病(憂慮) 2.不己知(即「不知己」,他人不了解自己)

夫子說:「君子只憂慮自己德行、才能不足,不會擔憂別人不了解自己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「病無能」,自愧不得施恩澤於群生,能自以為病,則反躬自責,勵志篤行,而成有德之君子。如此,則實至名歸,何憂人之不知己。

19、子曰:「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。」

1.疾(羞惡) 2.沒(音末) 3.世(沒世即歿世,意「死之後」)

夫子說:「君子自覺羞愧的是~生前沒有良好德行,離世後無法美名萬古流傳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勉人務實以進德,將來方可留範人間,配享萬世馨香。

20、子曰:「君子求諸己,小人求諸人。」

夫子說:「君子為學修身,嚴格要求自己,而為眾謀福;小人則嚴厲要求別人,以圖利自己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求諸己者,修之於己,對於世利塵欲,視如浮雲,故能不爭不取。小人則反是,己不修不學,但求富貴加身,以致損人利己,難登覺岸。

21、子曰:「君子矜而不爭,群而不黨。」

1.矜(敬) 2.群(和樂相聚) 3.黨(徇私以情)

夫子說:「君子莊敬端己,以理自持,不為私利與人相爭;與眾相處以道,不以個人情感徇私(為了私情,而做不合法理的事)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君子立身於世,不偏黨營私,故修身得以安詳而諧順,乃能樂道知天。

22、子曰:「君子不以言舉人,不以人廢言。」

夫子說:「在朝為官的君子,大公至正,舉用人才,或接納諫言,不因某人說的話合理,便貿然舉薦;也不因某人德性有缺,就棄置他所說合理的話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居位治世之君子,舉人以德,則政興國昌;納言以理,使眾人心服口服,政道乃得以推行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言者心之聲,心是則口是,乃正人君子之直道。世人心口不一者多,若以言舉人,可能誤拔非人,致擾政殃民;若以人廢言,則不能廣納正言,而安百姓,為政者不可不慎。

23、子貢問曰:「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?」子曰:「其恕乎!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」

子貢請教夫子,說:「世間有一個字可用以終身奉行的嗎?」夫子說:「就是『恕』吧!若能將心比心,自己不願別人加之於我的,就不要施加給別人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恕者,處世之至理,仁人君子行此得以安身立命,進而可己欲立而立人、己欲達而達人。故己所不欲之情事,絕不施加於別人。

24、子曰:「吾之於人也,誰毀誰譽?如有所譽者,其有所試矣。斯民也,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。」

1.毀(稱人之惡而損其真) 2.譽(揚人之善而過其實) 3.試(探知人之真善德行)

夫子說:「我對於人,惟直述而已,不敢踰越實情毀謗人,也不敢過甚稱譽人。如對某人有所稱譽,必驗知其有實善,方稱譽之。今之人皆遵循夏、商、周三代的正道而行,是非自有直道之定評,何能任我毀譽呢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周遊列國推行王道,務期百姓直道常存於心,以復古道之淳風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直道最重要,無論修己安人,都要切實持守。

25、子曰:「吾猶及史之闕文也。有馬者,借人乘之,今亡已夫!」

夫子說:「早先,我還能見到史官遇有懷疑處,則空闕其文,以及有馬之人,願意大方借人乘用的情況,如今已沒有這種古風美德了!」

【本章重點】春秋之亂,致人心不古。夫子感嘆從細微處,見到時代變化中,道衰德敗之速,超乎想像。

26、子曰:「巧言亂德,小不忍,則亂大謀。」

夫子說:「花言巧語足以擾亂是非,敗壞道德,小處不能容忍,就會敗壞大事之謀劃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小不忍則憂患生、怨尤起,大謀必亂,故君子能忍人之所不能忍,乃能成就大業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巧言,甜言動聽,蜜語動心,令人心無主定,德遂無存,故曰巧言亂德。

27、子曰:「眾惡之,必察焉;眾好之,必察焉。」

夫子說:「大家都厭惡他,我一定考察實情;大家都喜歡他,我也一定要考察實情,方可明白此人善惡之真相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示人欲明善惡,必細察其內德,方能確定其人之真面目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世道衰微,人心險惡,憑良心說真話、腳踏實地真做事的人,容易遭忌受謗。不親自去瞭解真相,容易「眾口鑠金」、人云亦云,被人利用。君子內修己而行之於外,行善不欲人知,眾人未必盡明君子之懷德而好之;小人內詐外偽,大眾未必盡明小人之偽裝而惡之;故眾所好惡,尚未可定善惡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