鄉黨第十

1、孔子於鄉黨,恂恂如也,似不能言者。其在宗廟朝廷,便便言,唯謹爾。

1.鄉黨(家鄉) 2.恂恂(音巡,容貌溫和恭敬) 3.便便(音便宜之便,指言語明白流暢) 4.唯謹(措辭嚴謹、態度恭敬慎重)

夫子與家鄉親族相處時,恭敬信實、謙卑木訥,好像不會說話。但是當他在宗祠廟宇,或在朝廷上就不同了,言語明白流暢,態度恭謹慎重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於鄉黨恭謹忍讓,得以敦親睦族(恂恂然);在朝廷治理國政,或宗廟祭祀行禮,措辭流利且嚴謹,若有不當處,必依道循理(便便言)。

2、朝,與下大夫言,侃侃如也;與上大夫言,誾誾如也。君在,踧踖如也,與與如也。

1.侃侃(和樂貌) 2.誾誾(音銀,中正和悅而直言貌) 3.踧踖(音促及,恭敬不放肆) 4.與與(威儀中適)

夫子上朝時,與官位下於己者以和樂語氣說話。與尊於己者之上大夫論政,以中正平和且勇於直言。君臨朝視政時,恭敬嚴謹不敢放肆,威儀適中,進退合宜。

【本章重點】敬上愛下,乃為官之道,能躬行中道,則能同心同德,齊為朝廷百姓效命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在朝為官,首重名份,貴在言行得當,素位而行適如其份。侃侃者,以上親下,則下情能上達。誾誾者,以下事上,言合中正,則上下同心。

3、君召使擯,色勃如也。足躩如也,揖所與立,左右手,衣前後,襜如也。趨進,翼如也。賓退,必復命,曰:「賓不顧矣。」

1.擯(賓四聲,同〝儐〞,出接賓客) 2.色勃如也(容貌勃然變得莊嚴) 3.足躩(音決,後退轉身) 4.襜(音摻,整齊) 5.翼(張臂如鳥翼)

國君召夫子為擯相接待外國來賓,夫子接到君令,顏面態度勃然變為莊嚴樣貌。後退而轉身外出,恭立於門外迎賓;(若君有意見,令上擯傳承擯,承擯傳末擯,賓客有意見,則令末擯傳承擯,承擯傳上擯。) 與兩旁的人拱手作揖,時夫子任承擯之職,揖上擯向右邊拱手,揖末擯則向左邊拱手。衣服前後都很整齊,無失禮儀。賓客進入時,則疾步進以贊禮,張拱雙臂似鳥翅展翼;賓客告辭,國君送至門外,賓去遠,夫子向國君回報:賓客已走遠(看不到了)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的用心與恭敬謹慎,值得我們效法。

4、入公門,鞠躬如也,如不容。立不中門,行不履閾。過位,色勃如也,足躩如也,其言似不足者。攝齊升堂,鞠躬如也,屏氣似不息者。出,降一等,逞顏色,怡怡如也;沒階趨進,翼如也;復其位,踧踖如也。

1.履(踐踏) 2.閾(音玉,門檻) 3.色勃(敬重形於貌) 4.躩(音決,後退轉身) 5.攝(雙手提撩) 6.齊(音資,衣袍下擺) 7.踧踖(音促及,恭敬不放肆)

夫子覲(音錦,晉見)君進入朝廷的門時,恭恭敬敬,躬身彎腰,似乎門小無法容身直腰般。站立時不敢擋在門的中間,因乃君主進出之道;行走時不踩觸門檻(音砍)。經過君位時,君雖不在,依然不敢輕慢,臉色莊重恭敬,舉步輕緩,不敢放肆言談。提著下擺走上堂去(以免傾跌失禮),恭敬欠身(身體向前微傾,以表敬意)而行,敬謹莊嚴,屏息有若不敢呼吸。覲君禮畢出來,下了一級堂階,神氣舒展,怡然和悅。下完堂階即快步前行,雙臂張拱,似鳥展翼般輕快。復歸其位時,猶然恭恭敬敬,不敢鬆懈放肆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自入公門、過位、升堂、降階、沒階、復位,其敬意始終如一,夫子之事君盡禮,內心之誠敬由此可見。

5、執圭,鞠躬如也;如不勝。上如揖,下如授,勃如戰色,足蹜蹜如有循。享禮有容色,私覿愉愉如也。

1.蹜蹜(音素,謹慎地細步行走) 2.覿(音迪,見) 3.愉愉(愉悅)

夫子出使他國時,手捧著圭,鞠躬而行(視圭猶君),恭敬好似不堪負荷。向上舉時好像在作揖,手放下時好像是授物予人。臉色莊重嚴肅,顯露戰兢的神情,謹慎細步前行有如循著一條直線。在舉行贈送獻禮的儀式時,顯得和顏悅色。和國君舉行私下會見時,更顯輕鬆愉快了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受命至外國,一本戰兢的心情與誠敬的態度,唯恐有辱君命。

  • 《註》:圭~(音規)上圓下方的玉器,舉行典禮時,不同身份的人拿著不同的圭。出使鄰國需持圭作為代表君主的憑信。

6、君子不以紺緅飾,紅紫不以為褻服;當暑,袗絺綌,必表而出之。緇衣羔裘,素衣麑裘,黃衣狐裘。褻裘長,短右袂。狐貉之厚以居。去喪無所不佩。非帷裳,必殺之。羔裘玄冠,不以弔。吉月,必朝服而朝。

1.君子(此處指夫子) 2.紺(音幹,深青而帶紅色的布) 3.緅(音鄒,紅色帶黑) 4.飾(鑲領邊) 5.褻(音謝) 6.服(褻服,私居之服) 7.袗(音枕,單衣) 8.絺(音吃,細夏布) 9.綌(音夕,粗夏布) 10.必表(外衣) 11.緇(音姿,黑色) 12.羔裘(黑色的羊毛皮衣) 13.衣麑(音尼,鹿之子) 14.帷裳(帷裳乃朝祭法服,上下齊寬) 15.必殺(音晒,斜裁上衣使上狹下闊以就腰,指服裝合身,非如帷裳上下齊寬) 16.玄冠(黑色禮帽) 17.吉月(月朔,每月的第一天皆以吉名之,即初一)

夫子不用青紫色或赤而微黑的布料做領口的鑲邊裝飾,也不用紅色與紫色的布做平常家居的便服。夏天暑氣熱,在家裡雖穿細或粗的夏布單衣,但出門時一定加件外衣,以免失禮。穿羊皮襖時,外面加黑色罩衫;穿鹿皮襖時,外面加白色的罩衫;穿狐皮襖時,外面加一件黃色的罩衫。在家裡穿的皮襖,則比較長,較能保暖;右手袖子短一點,寫字、做事較方便。家居的皮衣以狐、貉的皮所製,因其毛皮厚,適宜保暖。服喪期滿(除喪)之後,平時佩戴的飾物都可以穿戴起來。除了祭祀與上朝穿的禮服之外,其他的衣服一定剪裁合身。參加弔祭時,不著黑色羊皮襖、黑色禮帽(因羔裘玄冠皆吉服,不用於弔唁)。每月初一,必穿著朝服上朝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在穿著上,顏色、型式、穿著時機,都有符合禮儀的要求和講究。人貴知禮,衣貴端莊,人既知禮,衣服必擇合禮宜身。夫子立身為範,因時、因地、因人、因事制宜,其所著服裝飾物,一絲不苟,以行潛移默化,以昌禮教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襯衫內不穿汗衫內衣,或直接穿內衣外出,或故意將衣褲剪洞,甚或穿暴露的服裝,是近幾年的年輕人所謂的『時尚』,美其名為『流行』,卻早已失去穿著的禮儀。

7、齊,必有明衣,布,必有寢衣,長一身有半。齊,必變食。居,必遷坐。

1.齊(音義同齋) 2.明衣(明潔之衣)

夫子於祭祀前,必齋戒沐浴以示恭敬,浴後必誠心敬意換上潔淨布衣;夜必備睡衣,衣長為身長之一倍半。齋戒期間,變葷食為茹素,遠離酒色,居處必移至清靜處,以表內心的虔敬之意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於齋戒期間,衣食與平時不同,心境也是有所更變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齋主敬,不可解衣而寢,也不可著明衣而寢,故著睡服。祭祀前,先齋戒沐浴,斷葷戒殺,正心誠意。遷坐至清靜處,以清心寡慾,期能感格於天。(遷坐:指從內室遷到外室居住,不與妻妾同房。)

8、食不厭精,膾不厭細。食饐而餲,魚餒而肉敗不食,色惡不食,臭惡不食,失飪不食,不時不食,割不正不食,不得其醬不食。肉雖多,不使勝食氣。惟酒無量,不及亂。沽酒,市脯,不食。不撤薑食。不多食。祭於公,不宿肉。祭肉,不出三日;出三日,不食之矣。食不語,寢不言。雖疏食,菜羹,瓜祭,必齊如也。

1.膾(音快,切細的肉絲) 2.細(兩句厭字,乃本無求精細之心,倘遇上則不覺厭煩) 3.饐(音益,食物敗壞) 4.餲(音艾,食物久了變味) 5.魚餒(魚肉自內腐爛至外) 6.失飪(烹調失宜) 7.不時(不合時宜) 8.醬(調味料) 9.沽(買) 10.市(購) 11.脯(音府,肉乾) 12.不撤(每食必設) 13.疏(粗之意) 14.齊(音義同齋)

夫子在飲食方面不嫌精細,肉不嫌切得細細的。變質的東西不吃,變色的東西不吃,變味的東西不吃,烹飪得不好不吃,食物不合時宜不吃,切得不好看不吃,調味品不好不吃。席上的肉雖多,不吃過量而超過主食之穀氣(飯量)。酒量各人不一,飲者各適其量,但不至醉酒而神智昏亂。市場買回的酒與肉,恐因不潔故不吃;每頓飯一定有薑(可去腥穢)。每餐都適可而止不多食,以符養生之道。參加國家的祭典,分得的祭肉不留過夜;家裏祭拜的肉,不留超過三日,過了三日,就不吃了。說話耗氣傷神(口開神氣散),所以吃飯時不說話;睡覺時也不說話。平常食用蔬菜水果、米飯菜羹,即使是粗飯,食用之前,像齋戒一樣誠敬奉祭上天與祖先,以表不忘本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對飲食很講究,或許以此來減少肉食。夫子日常生活,注重衛生及食寢之修養,皆足為世人效法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從上面的條件看來,夫子吃素的成分甚高。

9、席不正不坐。

此章有兩義: 1.坐席沒有擺正,就不坐;所以先把坐席前後左右稍作調整,恰當了,再坐下。(我們叩頭時,若拜墊擺得不端正,也須先調整一下,不可歪歪斜斜的就跪下去。)

2.許多聚會場合,先來者先入座,等後來者陸續抵達,就該稍作調整座次,若後學一來就大搖大擺坐在上位,那就太失禮了。而前賢往往過於謙虛往後坐,也不合乎禮。禮也要有節,節就是合乎長幼有序(跪拜叩頭的拜位也要恰如其分)。

【本章重點】聖人抱道處世中正不偏,誠敬以立身,遵禮合道,故席不正不坐。

10、鄉人飲酒,杖者出,斯出矣。鄉人儺,朝服而立於阼階。

1.鄉人(鄰里親族) 2.儺(音挪,逐疫的迎神賽會) 3.朝服(上朝穿的衣服) 4.阼(音作)階(阼階,主人迎賓所站立的位置)

逢鄉里舉行飲酒之禮,少長咸集,夫子會等長者先離席後才離席(此乃尊敬老者之舉)。鄉人舉行逐疫的迎神賽會的活動,經過家門前時,夫子穿著朝服,恭立在東面主迎賓階石上,以表誠敬。

【本章重點】逐疫迎神的遊行雖只是一種活動,然既有神明,不可褻瀆亦是一種尊敬,不是怕神明懲罰,也不是迷信。夫子敦化鄰里鄉風,可見聖人教讓、教敬之道非常嚴謹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儺是古時逐疫之禮,古時一年有三儺:春、秋和季冬,此章乃指季冬之事。

11、問人於他邦,再拜而送之。康子饋藥,拜而受之,曰:「丘未達,不敢嘗。」。

1.他邦(外國) 2.康子(魯國大夫季孫氏)

夫子請人代為問候國外朋友,臨走時向這位受託者再拜送行。夫子身體有恙,季康子送藥給夫子,夫子下拜而接受,說:「此藥必然珍貴,但我不明白這藥性,不敢吃這些藥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今世「禮」已漸漸式微,聖人待人接物重禮又真誠的行誼,實為我們學習的典範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請人代為問候遠方的朋友,此人稱為「問人」。夫子再拜而送之,一方面誠心表示主人的謝意,二方面有如見及遠方之友人而拜問之,聖人待人接物可謂面面俱到,禮足且意誠。

2.夫子由衛返魯後,季康子常請益政事,夫子患病,季康子贈藥,夫子下拜致謝受贈;但夫子直說「未達而不敢嘗」,是未明藥性恐傷身,而傷了見賜之雅意,坦白說明不吃藥的原因,謹慎而不失真誠。

12、廐焚,子退朝,曰:「傷人乎?」不問馬。

1.廐(音究,馬房)

夫子上朝之際,家中的馬房失火了。退朝一回到家即問:「有人受傷嗎?」,無暇問及馬的傷亡情形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重人輕馬,亦乃義理之所宜,因人獨能頂天立地,五常德俱全可行道佈德,故夫子貴人甚於禽獸。

13、君賜食,必正席先嘗之。君賜腥,必熟而薦之。君賜生,必畜之。侍食於君,君祭,先飯。疾,君視之,東首,加朝服拖紳。君命召,不俟駕行矣。

1.腥(生肉) 2.薦(陳獻) 3.先飯(「先飯」是古時為臣之禮,國君用餐前,臣先食證明無毒,國君才享用。) 4.東首(頭向東) 5.加朝服(將朝服蓋在身上) 6.拖紳(大帶托放在朝服上)

國君賞賜食物,夫子必正席端坐品嚐,以示感恩君賜,而後分與家人享用。若國君賞賜生肉,定烹熟後祭祀祖先,以表君賜之榮。國君若賞賜活的牲口,夫子就畜養起來,不無故殺生,以表存仁之心。

陪侍國君吃飯,國君在飯前行祭禮時,夫子先嚐食物。夫子生病時,將床位移到南邊,頭朝東右側躺,讓國君可以居北朝南(君位)探視,以表對國君的恭敬;夫子不能起床著朝服,將朝服蓋在身上,再將大帶拖放在朝服上(夫子即使在病榻上,亦不失禮於國君。)國君有命召喚,馬車尚未準備好,夫子等不及就先徒步而行。此六德,乃夫子為臣之道六種德行,留芳千古,故得受尊為萬世師表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重禮盡義,感謝君賜之恩,從此段中三「必」字,可見聖人行事之堅決,時時抱守中道(此即為忠君的表現)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「正席先嘗」敬也;「熟薦」孝也;「生畜」,仁也。 2.「先飯」誠也;「東首、朝服、拖紳」,禮也。「不俟駕行」忠也。

14、朋友死,無所歸,曰:「於我殯。」朋友之饋,雖車馬;非祭肉,不拜。

朋友去世,無親人可依靠為他料理後事。夫子說:「我願意為他處理喪事!」。朋友贈送的禮物雖貴重如車馬,而非祭肉,則不以下拜之大禮謝之。

【本章重點】朋友之交重義,饋贈非關物品貴賤,不拜車馬之豪饋,而拜祭肉之贈,因祭肉是祭祀祖先的祭品,就像接受朋友的祖先饋贈一般,下拜主要是表達對其祖先的尊敬。世人恰好相反,漠視禮義,著重物質,故夫子恭行以為教範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朋友屬五倫,所謂生死之交——生是朋友,死了情誼仍在。《詩經•大雅•蕩》說:「靡不有初,鮮克有終」,是指事情都有開始,但能堅持到底就不容易了,在此指與朋友交往能夠堅持到最後的不多,尤其朋友無所歸葬時,更是表現對朋友忠誠的時候。

15、寢不屍,居不容。見齊衰者,雖狎必變。見冕者與瞽者,雖褻必以貌。凶服者式之。式負版者。有盛饌,必變色而作。迅雷風烈必變。

1.齊衰(音資崔,喪服) 2.狎 (音俠,熟悉) 3.必變(臉色有變) 4.冕(禮帽,古代官位在大夫以上戴的帽) 5.褻(音謝,熟人) 6.凶服者(指服喪之人) 7.式(通軾,車上之橫木) 8.式負版者(捧著國家圖籍者,指官吏) 9.迅雷(急又響的雷) 10.風烈(突然刮起的大風)

夫子睡覺時不會像屍體般的挺直仰臥,而是曲肱而枕臥(臥如弓,以健身養性);平日居家時,容顏溫和不似正式場合般嚴肅。見到著喪服者,雖然熟識,面容定轉為憂戚。看到官員和盲人,雖是熟人,定整肅容顏以禮相待。遇穿喪服的人,俯憑車前橫木,身體微傾以表敬悼;也向捧著國家圖籍的人(為官者)敬之以禮。筵席上接受豐盛的招待時,(或是主人親自下廚烹調美味食物),表情變為嚴謹(不輕浮隨便)以表示對主人的謝意。突然遇到響雷或刮大風(註),臉色必定變為肅容,以表示對天的敬畏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的日常生活恭敬於事、禮敬於人,於此數章明顯可見。又聖人天心,體恤眾生,逢迅雷烈風,即整肅容貌端立默禱,祈求上天賜福降祥,消災減禍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1972.7.25員林玉皇宮大專法會,雷公借竅云:人有不平氣,仰頭吐蒼穹(蒼天)。天地不平氣,寄與雷電風。愧對天地者,雷鳴心自驚。

16、升車,必正立,執綏。車中,不內顧,不疾言,不親指。

1.執綏(音雖,登車時所拉的繩索)

夫子上車時,一定先端身正立不偏斜,然後拉引繩索上車(君子莊敬若此,升車即可見之),在車中,端容靜坐,眼不濫視,不喧嘩也不指指點點。

【本章重點】自上車一直到入坐車內的行誼,莊重自持,中規中矩,若非盛德,何能如此?聖人行不言之教,身示生活的微理細節,引領百姓走向富而好禮的社會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「正立」是在人群中之儀態,「不內顧」是在人群中的禮貌,「不疾言」是在人群中的靜規,「不親指」是在人群中的執守分際。內顧、疾言、親指皆非合乎禮儀的舉動,令人看了心裡不悅。

17、色斯舉矣,翔而後集。曰:「山梁雌雉,時哉時哉!」子路共之,三嗅而作。

1.色(鳥認為接近的人顏色不善) 2.舉(飛起) 3.山梁(山間的小橋) 4.雌雉(音志,雉鳥) 5.時哉(識時務) 6.共之(音拱,拱手作揖) 7.三嗅(雉鳴三聲,嗅:意同戛「音夾,形容嘹亮的鳥鳴聲」) 8.而作(振翅飛起)

(夫子與子路等人走近山間小橋時)橋上的野鳥看見有人走近,見人顏色不善,警覺地飛起,在空中盤旋一陣後,雉鳥見夫子師徒並無傷害之舉,又飛回橋上聚集。夫子說:「山間橋上的雉鳥,很識時務,真識時務啊!」子路聽到夫子稱讚雌雉,就向雌雉拱手作揖,以示敬意,雌雉嘹亮的鳴了三聲,振一振翅膀便無憂無慮地飛走了。

【本章重點】眾生稟具靈性,能感知吉凶禍福,是以識時知機,得以安身保命。人雖名為萬物之靈、群生之首,然塵緣業障紛擾心靈,不及鳥禽明智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在《論語》中夫子常有勸人「邦有道,則仕;邦無道,則可卷而懷之」的道理,甚至說:「君子依乎中庸,遯世不見知而不悔,唯聖者能之。」都是勸學道之人要識天時,要活潑玲瓏,進退敏捷,不留痕跡。聖人以出世之心,言入世之法,乃欲眾生覺悟本來,革除貪欲之念,學道修心,恢復本性之清明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