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罕第九

1、子罕言利;與命,與仁。

1.與(讚許)命

夫子平日很少談及個人私己之「利」欲,讚許天「命」之偉大,也常以「仁」來教化弟子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不贊同世俗功利觀,所以很少談功利思想,夫子認同~以「天命」與「仁」為中心的思想觀,而推崇命與仁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利者人之所欲,欲若越深,傷害義理越甚;聖人渾然天理,大公無私,成仁取義,故罕言利。 2.命者,天之所與,應時而降,故曰天命。天下有道則現,聖王住世,天下太平;無道則隱,隱即霸權之季,天下大亂。故夫子贊許命,希望學者知命順命,抱道應時。 3.仁者,天之德,在天主生,在人主性,統攝物命,生生化育。故夫子許仁。使為學之人,修心德之全,若修全,則儒曰:入聖;釋曰:成佛;道曰:成仙。

2、達巷黨人曰:「大哉孔子,博學而無所成名。」子聞之,謂門弟子曰:「吾何執?執御乎,執射乎?吾執御矣。」

1.達巷黨人(古代五百家為一黨,達巷是黨名。這是說達巷黨這地方的人。)

達巷黨人稱譽夫子說:「孔夫子真偉大啊!他博學多能,卻又不求聞名於世。」夫子聽了這話,對他的學生說:「有專長始能成名,我要專長於哪個方面呢?駕車呢?還是射箭呢?我想我還是求精進於駕車吧!」

【本章重點】聖人道全而德備,不偏於一方之長。達巷黨人洞知夫子超凡脫俗,無所不知、無所不能,而贊之慕之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執御者,乃六藝中,最易學而最低下之事,然以『駕之以正』之理,通行達道,可引之以教導眾生,亦可行之為眾生造福。

3、子曰:「麻冕,禮也;今也純,儉。吾從眾。拜下,禮也;今拜乎上,泰也。雖違眾,吾從下。」

1.麻冕(麻布製成的禮帽) 2.今也純(絲) 3.儉(儉省,因麻線質粗,必須織得細密,故麻冕費工;用絲則因絲質細,易織故較儉省) 4.泰(驕慢)也

夫子說:「禮法上規定,祭祀時要戴麻帽,現在大家為節省人力,改戴絲質帽,我願去古從今,認同大眾的做法。臣面見君主前,先在堂下行拜禮,再到堂上行拜禮,這才是合乎古禮的。現在在堂下省略不拜,只到堂上才拜,這樣顯得驕慢無禮。雖然與大家的想法不同,我還是主張要在堂下先拜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禮之精神,乃在維綱紀、正人倫,只要宗旨不變,亦可擇善通權達變,並非固執不變。

4、子絕四:毋意,毋必,毋固,毋我。

夫子盡除四累:

一、無意氣之爭。

二、無專斷之必然,故夫子在上一章說「吾從眾」。

三、無固執不通。(固即愚而好自用,賤而好自專)。

四、無私己之妄念。(人我一體,捨小我,成就大我)。

【本章重點】此四者,乃由凡入聖之功夫,夫子以身作則,使眾生有所依循效法。

5、子畏於匡。曰:「文王既沒,文不在茲乎?天之將喪斯文也,後死者,不得與於斯文也!天之未喪斯文也,匡人其如予何?」

1.子畏(畏懼,有戒心) 2.文(道統)不在 3.後死者(與文王比,夫子較晚死,即暗指自己) 4.不得與(音玉,參與)於斯文(道統的薪傳)

陽虎與匡地的人民結下怨仇,陽虎又貌似夫子。夫子路過匡,匡人聽說陽虎來了,便將夫子一行人團團圍住。夫子有戒心,說:「先王之道,周文王繼之,文王過世後,道豈不在我身上嗎?若上蒼要毀滅我的道,那麼我這樣的後生晚輩就不能繼承道統了!如果上天不毀滅道統,匡人其奈我何?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膺天命、續道統,欲挽下趨之頹風,不辭辛勞周遊列國,心惟懷天道,遇難處危,天必不喪斯文,道在命存,何懼之有?

6、大宰問於子貢曰:「夫子聖者與?何其多能也?」子貢曰:「固天縱之將聖,又多能也。」子聞之曰:「大宰知我乎?吾少也賤,故多能鄙事。君子多乎哉?不多也!」牢[姓琴名牢,孔子弟子]曰:「子云:『吾不試,故藝。』」

1.大(音太)宰 2.大宰:吳太宰嚭 3.不試(不為世所用) 4.故藝(多才藝)

大宰問子貢道:「夫子真是聖人了吧?否則怎麼會懂得這麼多事呢?」子貢回答說:「夫子本來就是天所縱任的偉大聖人,其聖德何止於世之多能,尚有超凡之大智慧。」夫子聽到了這句話之後說:「太宰真的很瞭解我嗎?我因小時家境貧寒,多操雜役,所以才會做很多卑微小事。君子以多能為貴嗎,非也,君子處事以德,行化以道,不一定要多能的!」琴牢說:「夫子曾說:『我不得為世所用,所以有機會學了許多才藝』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聖人所貴在德,不重才能。夫子自言少賤而多學卑微事,乃謙遜不以聖人自居。琴牢舉昔言,可證夫子自始至終恭謙一如。

7、子曰:「吾有知乎哉?無知也。有鄙夫問於我,空空如也;我叩其兩端而竭焉。」

1.鄙夫(平凡之人) 2.空空如也(指至愚無知) 3.叩其兩端(優劣、本末、精粗)

夫子說:「我的智慧有限,所知的其實並不多。但是我平日教導人,不敢不傾囊相授,如果有資質平庸的人誠懇的來請問我,這人雖一無所知,我不會因此而輕視他,會以兩端的利弊得失來啟發他,竭盡心力指導他,令他能完全領會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自謙無知,但能叩其兩端,循循善誘,可見其見多識廣,學問淵博。

8、子曰:「鳳鳥不至,河不出圖,吾已矣乎!」

夫子說:「鳳鳥不再出現,河中龍馬不復負圖而出,沒有聖王在世的瑞象,有誰可讓我伸展抱負呢?嗚呼!看來吾道將不能行了啊!」

【本章重點】鳳鳥不至,河不出圖,表聖王亦不住世,夫子不能為世所用,則天道入隱,世道肆濫,是以無奈感嘆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舜帝在位,有鳳來儀,周文王時鳳鳴於岐山;古時伏羲王天下,龍馬背負著圖出黃河,稱為河圖。由龍馬負圖出河,定乾坤露天機,以為眾生修道立德之基。 2.「河圖」、「洛書」,在《易‧繫辭》中提到:「河出圖,洛出書,聖人則之。」河圖與洛書,傳說是中國上古時期,在洛陽境內的黃河中浮出龍馬,身上有文彩圖案,謂之「龍馬負圖」,伏羲皇帝將其圖形記載下來,因出於黃河,謂之《河圖》。伏羲依此而演化成「先天八卦」。不久前從河南的「形意墓」出土了距今約6500多年前的河圖、四象和二十八星宿貝殼圖。而「洛書」則相傳是由洛陽洛河中的神龜獻給大禹,大禹依此而治水成功。被發現於安徽含山的「龜腹玉片洛書圖」,距今約5000多年。然而後來見到的洛書,沒有文字,也只有以黑白環點示數的圖(有稱為「洛圖」)。(《洛書》也有傳說是黃帝時代時,洛水浮出一隻神龜,其背甲有九宮花紋上有數字,黃帝記之謂《洛書》。)

9、子見齊衰者,冕衣裳者,與瞽者見之,雖少必作,過之必趨。

1.齊衰(音資崔,喪服) 2.冕(禮冠)衣裳(朝服) 3.瞽(音鼓,盲人) 4.少(年輕人) 5.必作(站起來) 6.過之必趨(疾行)

夫子遇見穿喪服的人,穿朝服當官的人和盲人時,雖然他們年紀輕,夫子也一定站起來;從他們前面經過時,一定快步走過,以示敬意。

【本章重點】聖人至慈、至誠、至仁之全德,由此章可見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仁者悲天憫人,見喪家穿孝服者,便生憐恤哀悼之心;見著官服者,禮敬其為官辛勤,感恩為民造服之恩德;見盲目者,憫其不見天日,難以聞道。遇此些人,或同情、或欽敬、或憐惜,不分年齡均起立致敬;走過其前方時,快步走過,或為不忍,或為敬重。

10、顏淵喟然嘆曰:「仰之彌高,鑽之彌堅,瞻之在前,忽焉在後!夫子循循然善誘人,博我以文,約我以禮。欲罷不能,既竭吾才,如有所立,卓爾。雖欲從之,末由也已!」

1.喟然(音愧然,感嘆的樣子) 2.卓爾(卓然獨立) 3.末由(無從)

顏淵頗有感慨地讚歎夫子:老師的道學、德行實在太高了,仰頭觀看想學習,卻顯得高不可攀;越深入鑽研,卻越覺得堅實很難深入理解。夫子之道神妙莫測,看著似乎就在前面,料不到卻在後面。夫子循序漸進善於引導晚生後輩,文以載道,以典籍文章來啟發我們,用禮教道德來規範我們,越探討越覺精彩奧妙,就算我們想停止學習都不可能,可是即使竭盡才智努力探究,夫子的道卻依然高聳在面前,雖全力以赴想跟上夫子之道,卻不知從何著手去效法學習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聖人與道合一,雖然大道奧妙致令顏回嘆無從由之,但顏回說過:舜何人也?予何人也?有為者亦若是。可見天道無親,常與善人(常行天道之人),只要有心學習,畢生以行天道為職志,一定可登堂入室,步入聖域賢關。

11、子疾病,子路使門人為臣,病閒曰:「久矣哉,由之行詐也!無臣而為有臣,吾誰欺?欺天乎?且予與其死於臣之手也,無寧死於二三子之手乎?且予縱不得大葬,予死於道路乎?」

1.病閒(音見,病情好轉)

夫子病况嚴重,子路以其在弟子中的年長地位,為夫子預備後事。因夫子曾作魯國的大夫,所以準備以大夫之禮為夫子治喪。大夫有家臣,可是夫子此時已無當官,照理不應有家臣,子路便使孔門弟子為家臣(或許是子路想對孔子的孝敬之心)。夫子病情日漸好轉,獲悉子路使門人為臣,便說:「我患病已有一段時日(子路運作此事已有一段時日),子路作偽有家臣,我要欺騙誰呢?難道要欺騙上天嗎?(意即天不可欺騙)與其由家臣經手處理我的葬禮,我寧可由學生經手處理葬禮,縱使不得大夫之禮的大葬,難道我會死在馬路上嗎?」

【本章重點】古人很重視葬禮,但禮本於義,且合於中道,太過即為詐,誠實無欺,遵守禮制,名正言順,不慕虛榮,是夫子一生的寫照,也是夫子教導學生遵循的方針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大葬,指用大夫之禮隆重厚葬。

12、子貢曰:「有美玉於斯,韞匵而藏諸?求善賈而沽諸?」子曰:「沽之哉!沽之哉!我待賈者也!」

1.韞(音運,藏之意) 2.匵(音獨,藏物的櫃子) 3.求善賈(音甲,商人) 4.而沽(售出)

子貢請教夫子說:「這兒有塊美玉,是把它放在櫃子裡藏起來呢,還是找識貨的買主賣掉它呢?」夫子不假思索回答道:「賣了吧!賣了吧!我在等待識貨的人啊!」

【本章重點】春秋亂世,夫子周遊列國,宣道德、推仁義,亟欲挽救衰頹之世道,惜時人不識聖賢之寶,大道之貴,是以子貢藉美玉以喻聖道之至尊至貴,因恐夫子抱道而隱退,道若因此晦隱,眾生將無見天日之期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夫子不厭不倦,自強不息,存「待賈而沽」的心態,實乃萬民之幸,天命駐世之所賴。由此可知夫子並非不想出來當官,但要得遇明禮義、懷蒼生的明君方願出仕。

13、子欲居九夷。或曰:「陋,如之何?」子曰:「君子居之,何陋之有!」

1.九夷(東方夷人有九種,稱九夷)

夫子想要搬到九夷地方去居住。有人說:「那裡風俗非常鄙劣不開化,怎麼能住呢?」夫子說:「有君子去住,可施德感化,移風易俗,又怎麼會鄙陋呢?」

【本章重點】世道衰微,夫子欲行大道於天下而不得,遂興居於九夷之心,蠻貊之邦雖陋,然君子居之,可化夷狄為禮義之邦,這正是君子「兼善天下」積極有為的精神。

14、子曰:「吾自衛反魯,然後樂正,雅頌各得其所。」

1.雅頌(詩經分風、雅、頌,樂和詩均可弦歌)

夫子說:「我從衛國回到魯國之後(據左傳記載,時在魯哀公十一年冬),將已偏離先王之道的「樂」導正過來,雅頌始得各正其位,各守其道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欲行道者,先修其身,欲治國者,先正禮樂,身修道行,樂正國治,此得其所之功也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「雅」「頌」原是詩經分類的名稱,另方面也是樂曲的名稱。「雅」朝廷奏之,可策興德化,使民從善而行。「頌」奏之宗廟,可歌功頌德,以先祖之懿行垂教後世,樹典範而默化之。

15、子曰:「出則事公卿,入則事父兄,喪事不敢不勉,不為酒困,何有於我哉!」

1.公卿(朝廷高官) 2.不敢不勉(勉,盡哀符禮)

夫子說:「為官出仕,當盡忠誠而恭事公卿;回至家中,以孝悌之道事父兄;遇喪事必盡哀,祭必合乎禮;飲酒適量不沉迷,這四樣我做到哪些?自省未能做得很好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能事公卿,必為忠臣;能事父兄,定為孝子;父母生我育我,恩德昊天罔極,寸草春暉,何能報答萬一,期於喪祭竭力盡心以合禮;不嗜酒貪杯而致亂性敗德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何有於我哉?這句話有人認為~對我來說沒有做不到的,就如《述而第七~2》子曰:「默而識之,學而不厭,誨人不倦,何有於我哉?」夫子謙沖自牧,應不會講誇大的話語,其意應在勉人當自省未能做得很好,應更努力用心才能更好。

16、子在川上曰:「逝者如斯夫!不舍晝夜。」

1.川上(河岸邊) 2.不舍(音義皆同捨)

夫子在河川岸邊觀水而有所領悟,因而感歎說:這水啊!川流不息,晝夜不停,大道也有如這水,綿綿不絕!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觀水以悟道,並以此勸勉眾生時時省察,珍惜有限生命,開創無限的慧命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道體無始無終,循環不已,萬物因之生生不息。夫子觀大河奔流,感悟天道行健,君子當以自強不息,強調應珍惜生命,及時奮起,有所作為。

17、子曰:「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。」

夫子說:「我從來沒有見過喜愛修德養性,有如熱中追求美色的人啊!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觀人之有好色的天性,感悟君子如能以好色之精神用到喜好進德修業上,何愁不成聖人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《學而第一~7》:子夏曰:『賢賢易色』~國君應以尊敬賢人的心,去取代好色的心。懷有高超的志向,不為慾望所惑,一生以德潤身,是多麼可貴!世人好色的多,好德的少。乃因對『真理』認識不清,反而對假的瘋狂追求!當年夫子所以離開魯國,乃因魯定公十三年春,齊國送了80名美女到魯國,致令魯定公迷戀美女歌舞,多日不行朝政,致夫子憤而離開魯國。未料到了衛國,又見衛靈公寵愛南子,依然令人失望,難怪夫子會說「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。」

18、子曰:「譬如為山,未成一簣,止,吾止也!譬如平地,雖覆一簣,進,吾往也!」

1.譬如為山(積土堆而成山) 2.雖覆一簣(音愧,竹筐)

夫子說:「譬如積土堆山,只差一筐土就完成了,這時停下來,是自我放棄不能堅持到底,而非他人所阻止的;又譬如在平地上堆土,雖然只倒下一筐,其往前進而不止,也是自我的期許與堅持,並非別人可指使我們的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凡事操之在我,成敗皆緣於是否堅持到底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夫子以造山比喻~有志者事竟成;修道亦然,不怕起步晚,就怕不能有耐心、有恆心的堅持,不怕慢,就怕停滯不前。「半途而廢」、「功虧一簣」的成語,就是指做事要有堅持到底的決心和毅力,否則會造成遺憾。『活佛老師也勉勵我們:成功是給堅持到底的人。』

19、子曰:「語之而不惰者,其回也與!」

1.語(音育,告知)

夫子說:「在教導弟子後,能領受我之教誨而力行不怠的,只有顏回一個人!」

【本章重點】顏回敏而好學,聞一知十,躬行猶恐不及,豈敢懈怠,夫子舉而讚之,乃欲其他弟子起而效法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《為政第二~9》:子曰:「吾與回言終日,不違如愚;退而省其私,亦足以發。回也,不愚!」有智慧始能領會,有恆心方能堅持,明理才能悟道。

20、子謂顏淵曰:「惜乎!吾見其進也,未見其止也!」

1.顏淵(即顏回)

夫子懷思顏回說:「真可惜啊,顏回如此短命!他生前,我只見他勇猛精進,從來沒看見他停止學道行道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為學唯求明理達道,顏夫子一生勤於宏揚孔夫子聖道,終能成一代聖者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顏回雖不幸短命,但德業昭著,乃聖道之傳承者,故夫子時揚其德,以為學者之典範。

21、子曰:「苗而不秀者,有矣夫!秀而不實者,有矣夫!」

1.苗(穀之始生)而不秀(吐穗開花) 2.秀而不實(結實成穀)

夫子說:「播種始生禾苗後,有不吐穗開花的,也有吐穗開花而不結果實的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學道貴在志向堅定,有恆心、毅力,夫子以莊稼的生長、開花到結果來勉人精進不懈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不論在進德或修業都該要有始有終,堅持到底,否則,半途而廢,功敗垂成,終究是人生的大遺憾。

22、子曰:「後生可畏,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?四十五十而無聞焉,斯亦不足畏也已!」

1.無聞(學問道德未稱於世,沒沒無聞之意)

夫子說:「後生晚輩的成就實在不可限量,千萬不可小看他們,誰知道他們將來的成就會不如今日的你我呢?不過,若到了四、五十歲,不能明道立德,尚無德行與學識涵養足以讓人稱述,那也沒有什麼令人敬畏的了。(因繼他而起的晚輩已應運而生,該輪到他敬畏後生的時候了)!」

【本章重點】長江後浪推前浪,夫子在顏回身上看到希望,讓孔子感慨「後生可畏」,從這句『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』可以看出夫子對年輕人寄予厚望和期待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說苑云:少而好學,如日出之陽。壯而好學,如日中之光。老而好學,如炳燭之明(蠟燭的微光。指短暫不能持久的亮光)~點出「少壯不努力,老大徒傷悲。」,時不我予,覺悟若太遲,再回頭已是百年身,故應儆之、慎之。 2.〔偶成〕~宋.朱熹:少年易老學難成,一寸光陰不可輕。未覺池塘春草夢,階前梧葉已秋聲。

23、子曰:「法語之言,能無從乎?改之為貴!巽與之言,能無說乎?繹之為貴!說而不繹,從而不改,吾末如之何也已矣!」

1.法語(莊重的告誡) 2.巽(音「遜」,委婉之勸導) 3.能無說(音月,愉悅) 4.繹(音益,推究事理)

夫子說:「當有過錯時,聽到嚴肅莊重的告誡,能不遵從嗎?聽從了,就應改正缺失篤行正道,能如此是最可貴的。以委婉謙遜的善言來勸導,能不樂聞其理而喜悅嗎?聽了以後要探究語中之理,這才可貴。若僅止於喜悅而不探究其理,只是表面順從,而不確實改正過失,這種人我不知道如何教化他,對他真的莫可奈何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欲人善納諫言,明理循道,自覺自悟,痛改前非,再作新民。不可因循苟且,有負規勸者之用心良苦。

24、子曰:「主忠信,毋友不如己者,過則勿憚改。」

1.過則勿憚(音但,懼怕畏難)

夫子說:「做人要以忠信為主,不要結交不似自己願意致力於進德修業的人,犯了錯,不要怕改過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勇者不懼,並非天不怕地不怕地橫衝直撞,而是犯錯後,能勇於改過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本章與《學而第一~8》重複。

25、子曰:「三軍可奪帥也,匹夫不可奪志也。」

1.匹夫(平民百姓)

夫子說:「三軍雖然眾多,主帥雖然英勇,仍可以把主帥俘虜過來;一個平民百姓,雖然微不足道,然若堅心守志,屹立不搖,卻不能奪取改變他的志向。

【本章重點】人若立志,可參天地,可修聖道,夫子勉人堅守志節,不輕易為外力所奪。

26、子曰:「衣敝縕袍,與衣狐貉者立,而不恥者,其由也與!不忮不求,何用不臧?」子路終身誦之。子曰:「是道也,何足以臧!」

1.衣(音益,穿的動詞) 2.敝縕袍(敝,壞。縕,音運,舊棉袍。) 3.狐貉(音胡合,狐和貉的皮做的衣服) 4.由(子路) 5.不忮(音至,嫉妒)不求(貪求) 6.不臧(音髒,善之意)

夫子說:「穿破舊的棉袍,與穿高貴的輕毛裘者站一起,而不感到侷促不安,不以為恥的,恐怕只有子路一人吧!《詩經—邶(音倍)風雄雉(音治)之詩》說:『既不嫉妒別人富貴,也不貪求榮華,此人定不會做甚麼壞事了。』」子路聽夫子誇讚他而洋洋得意,成天唸這兩句詩。夫子恐子路心生自滿,對子路說:「這是為人應守之道,何足以此就認為美善呢?」

【本章重點】警妒戒貪,乃本份之務,君子所應守,不可以為滿足,性德應更自我提昇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子路有志學道,不慕虛文外表,夫子讚之,並告誡不可自滿。聖賢教人修身,千言萬語,以「不忮不求」為重。忮者嫉賢害能,妒功爭寵;求者貪名貪利,未得患得,既得患失。

27、子曰:「歲寒,然後知松柏之後彫也。」

1.彫(凋謝)

夫子說:「嚴冬時節,霜雪凌襲草木,致枯落凋謝,惟松柏堅貞耐寒,依然挺秀吐青,足顯其不凋之堅韌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一般的凡夫俗子處於太平盛世,亦能自脩,潔身自愛,此與修道之君子無異;倘遇濁亂之世,須有為有守之君子始得嚴正不苟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平時草木亦有不死者,須歲寒方得分別之。故謂:士窮見節義,家貧出孝子,世亂識忠臣。

28、子曰:「知者不惑,仁者不憂,勇者不懼。」

1.知(音義皆同智)

夫子說:「有智慧的人不會迷惑(智乃性中虛明之德),有仁德的人不會憂愁(仁乃性中無私之德),勇敢的人不會畏懼(勇乃性中強毅之德)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明道識理者智,立世處事必無所惑。捨己濟眾者仁,安仁無私必無所憂。英明果斷者勇,執義行道必無所懼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智明而後樂於施仁,仁施而後勇於行道,道行而後達於至德。能具此三達德,自然不惑、不憂、不懼,效聖法賢,坦蕩正直,無仰愧於天,無俯怍於人。

29、子曰:「可與共學,未可與適道,可與適道,未可與立,可與立,未可與權。」

1.適道(趨向正道) 2.與立(堅志守道而不變) 3.與權(權衡變通)

夫子說:「可以一起學習,未必可以志同道合;可以志同道合,未必能一起在此領域上堅持到底而有成就;可以一起在這個領域上堅志守道而有成就,未必可以權衡輕重使合義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學道能持之以恆,實非容易,若能通權達變,且能合乎義理,更是難得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《孟子•離婁上》孟子曰:「男女授受不親,禮也;嫂溺,援之以手者,權也。」

30、『唐棣之華,偏其反而。豈不爾思?室是遠而。』子曰:「未之思也,夫何遠之有!」

1.唐棣(音地,郁李樹) 2.華(音義皆同花) 3.偏(通翩) 4.反而(花瓣兩相反背,喻人之隔離) 5.豈不爾思(豈不思爾,難道不思念你嗎) 6.室是遠而(無奈相離太遠)

古詩說:「郁李樹之花翩翩然翻動著,難道我不思念你嗎?只因你住得太遠了。夫子說:應該是沒有刻骨銘心的思念吧!若是真的思念,豈有甚麼距離遙遠的問題呢?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藉思念之情,闡釋仁道不遠,但看有志與否,勉人精進力求以得之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與本章有異曲同工之妙~ 1.《論語.雍也第六~10》冉求曰:「非不說(同悅,喜歡)子之道,力不足也。」子曰:「力不足者,中道而廢。今女畫(畫地自限)。」 2.《論語.述而第七~29》子曰:「仁遠乎哉?我欲仁,斯仁至矣。」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