述而第七

1、子曰:「述而不作,信而好古,竊比於我老彭。」

1.竊比(私下效法)

夫子說:「我此生只傳述古聖之學,不敢妄自創作,虔信且喜愛古聖之道學,我願私下效法商朝之賢大夫老彭。」

【本章重點:聖人傳聖道、述至理,以喚醒天下人為志業,不為名利而創作。人但知創作不易,殊不知闡明古道、傳述先聖先賢的德業更難,蓋因古聖之道學,非知天樂道之聖人難以洞悉其理而傳述之。夫子雖說述而不作,實乃自謙之語。】

2、子曰:「默而識之,學而不厭,誨人不倦,何有於我哉?」

1.默而識(音志,記)

夫子說:「探究天人之道,若有心得,將之默記心中,以待日後與人切磋。以精進不懈的態度學習,毫無厭倦。指導別人時不倦煩,我非常用心經營此三件事,但不敢說有甚麼成就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本章所言三件事,乃夫子自謙之語,夫子一生汲汲營營,正是以此三事為寫照。

3、德之不修,學之不講,聞義不能徙,不善不能改,是吾憂也。

1.聞義不能徙(音喜,追隨「義」、實踐「義」)

夫子說:「不修道德以去除慾念,做學問不去講述其理,聽到義理不能遷就去實踐,人非聖賢,誰能無過,有過錯不能改過向善,這些都是我所憂慮的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聖人致力於以道救世,觀世人有此「四不」之執迷,難免心生憂慮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春秋末年,天下大亂。夫子憂世人不重視道德修養、讀書學習、知義行義和知錯即改等涵養。四者間有相關聯之處,基礎紮實的人能夠見賢思齊、及時改正自己的過失,對於習得的知識也能得到驗證與落實,而非只淪為「空談」!

4、子之燕居,申申如也,夭夭如也。

1.燕居(閒居) 2.申申(舒泰) 3.夭夭(和悅)

夫子閒暇無事,家居之時,體態舒泰自然,容貌神怡和悅。

燕居之時,德容自然流露,聖人之風範容儀涵於道中,自有中和之象。

申申者:然物外、清靜無為、泰然自若。夭夭者,心似太虛愉悅適意,體貌安舒、容色和悅。今人燕居之時,不怠惰放肆,必太嚴厲。

【本章重點:夫子修於內,形於外,內外聖德兼輝,氣象自然中正平和。】

5、子曰:「甚矣,吾衰也!久矣,吾不復夢見周公!」

1.甚矣(感傷不已)

夫子感嘆說:「唉!吾年輕氣壯時心繫於道,終日以推行周公之道為志業,夢寐間不敢或忘,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,宛見周公,與我提攜共勉;現在年邁氣衰,已無能為力以推動周公之道,已經很久不再於夢中與周公相見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:夫子告誡大家韶光易逝,行道須及時,否則虛度光陰,最終一事無成徒留遺憾。夫子也感傷自己的衰老,慨歎世道衰微,道不得行。(另一說:夫子暗自感歎道不行於世,非真衰老之。

6、子曰:「志於道,據於德,依於仁,游於藝。」

1.志(心所向) 2.據(固執堅守) 3.依(不違) 4.游(玩物適情)

夫子說:「為學當致志於道;處世應據德而行;如此則仁德自成,依而存之;學能心地優游自在,六藝之事理皆能融會貫通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道者,宇宙之源,人之命脈;德者,人性之美的展現;仁者,德之發端,行德方得以施仁;人生須超塵以脫俗,聖凡雙修,游藝涵情,事理通達,即入聖域至善之地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學莫先於立志,志道,心存於正而不外求;據德,道任運於心而不失據;依仁,德性常用而物欲不興;游藝,小道不遺(不輕棄藝文的涵養,如書法、音樂、雕刻等小道,藉之調適身心)而動息有養(在從事藝文活動中,讓身心靈在一動一靜中達致中和)。

7、子曰:「自行束脩以上,吾未嘗無誨焉。」

1.束脩(脩是肉乾,十條肉乾為束)

夫子說:「學生只要交一束干肉作為學費,我沒有不教他們的。」 《共同探討》:這解釋流傳兩千多年,未有人質疑過。然而~~「束脩」亦可另作他解,「束」可作「束髮」講,而「脩」則同「修」指「修飾」之意,所以「束脩」可解釋為「束髮修飾」,引申指十五歲的少男。西漢著名學者鄭玄在《論語註釋》中說:「束脩,謂年十五已上也。」古之習俗,男孩在十五歲以前,頭髮都結成兩個角,向上分開稱「總角」;到了十五歲把頭髮束成髻,衣冠也要加以修飾,表即將成人稱「束髮」或「束脩(修)」。故以「束髮」或「束脩(修)」指十五歲的少男。夫子的學生有富有貧,然而在《論語》找不到有關夫子收學費的記述,因此,「束脩」與「學費」間沒有關聯的見解,似乎有其立足之點。所以本章可解釋為:「只要十五歲以上的青少年有心求學,來就教於我,我從未拒絕收之為門生。」

8、子曰:「不憤不啟,不悱不發。舉一隅不以三隅反,則不復也。」

1.不憤(心求通而未得) 2.不悱(音翡,口欲言而未能之貌) 3.不復(不再教之)

夫子說:「求學若未到傾全力去求知,卻仍想不透的程度,我是不會去啟發他的。不到極力想要表達卻說不出的程度,我是不會去開導他的。如果不能舉一反三,就不再教導他了。事無難易,有志則易;學者若立志,心求通而未得,更得生發憤之志,則學必有成,故夫子不憤不啟。欲言未能,心明口拙,發揮無方,故夫子不悱不發。心誠則靈,神貫遂通,故能舉一反三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學習全靠自己用心,要自動自發,否則,就算教師很賣力,也達不到效果。夫子提出了「啟發式」教學的思想。從教學方面而言,他要求學生能夠「舉一反三」,在學生積極與獨立思考的基礎上,再對他們進行啟發、開導。

9、子食於有喪者之側,未嘗飽也。子於是日哭,則不歌。

夫子在喪家旁進食,心哀戚食不下咽,未曾飽食。參與弔喪之日,因心仍哀慟而無法歌唱。

【本章重點】惻隱之心,人皆有之;聖人至情至性,悲歡自得其正,見別人哀傷,夫子感其情亦哀之,此因視眾生如家人,故喪側不飽,哭則不歌,人我視同一家,乃真性情自然流露,也是夫子盛德之見證。

10、子謂顏淵曰:「用之則行,舍之則藏,唯我與爾有是夫!」子路曰:「子行三軍,則誰與?」子曰:「暴虎馮河,死而無悔者,吾不與也。必也臨事而懼,好謀而成者也。」

1.舍(音捨,不見用於世) 2.暴虎(空手鬥虎) 3.馮(音憑,不用船泅水渡河之意)河

夫子對顏淵說:「受重用時,就展露才華全力以赴;不受重用時,就識時務退而隱居,只有我和你能做得到!」子路(見夫子讚顏回,而有些不服氣)說:「夫子若統帥三軍作戰,誰可與您一起完成使命?」夫子說:「徒手鬥猛虎,不乘舟船泅水過深河,到死都不悔悟的人,我不願與其共事。我讚許的是能謹慎行事,善謀良策而竟其功的人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訓誡子路,良將應有勇又能謀,必臨事戰兢且戒慎恐懼,期勉子路不能只逞匹夫之勇,應智勇雙全方得建功立業。

11、子曰:「富而可求也,雖執鞭之士,吾亦為之。如不可求,從吾所好。」

夫子說:「『富』是不易求得的,若真的可輕易求得,就算替人拿馬鞭駕馬車,卑賤若此,我也樂於去做。假使真如我所說~不易求得到,就隨順我所鍾愛的理想生活吧——安貧樂道、樂天知命、學而不厭、誨人不倦,摩頂放踵去講道德說仁義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話語中含「可求」則盡其在我,樂天知命,和「不可求」則死生有命,富貴在天,兩層道理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執鞭———1.拿鞭子驅趕路人,替公侯大夫開道。2.指執持馬鞭,駕駛馬車的車伕。

12、子之所慎:齊,戰,疾。

1.齊(音義皆同齋)

夫子所敬慎的事有三件:一是齋戒,二是戰爭,三是疾病。

【本章重點】 1.聖人引導眾生慎齋戒,於祭祀前,虔誠做潔淨身心之事,如:澄淨思惟、避酒葷、遠女色等,以示對上天、神鬼的敬畏。 2.戰:夫子倡導和平,君王若不知行仁道,為私慾掀起戰亂,致禍國殃民,應引以為戒。 3.夫子關懷眾生不知養生之道,致引發各種疾病。此三事,乃聖人憂國憂民之仁慈胸懷的展現。

13、子在齊聞韶,三月不知肉味,曰:「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。」

1.韶(音杓,舜所作之樂曲) 2.圖(想不到)

夫子在齊國欣賞韶樂,有三個月無心注意到肉的味道。說:「沒想到音樂竟然能盡美盡善到這麼高的境界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聽了韶樂後,心中唯有韶樂之美妙,心境祥和寧靜,甚至連吃飯時,仍一再回味韶樂到渾然忘我的境地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虞舜作韶樂,溫和美善,夫子讚歎韶樂可以深層地調和人的心性。

14、冉有曰:「夫子為衛君乎?」子貢曰:「諾;吾將問之。」入,曰:「伯夷﹑叔齊何人也?」曰:「古之賢人也。」曰:「怨乎?」曰:「求仁而得仁,又何怨?」出,曰:「夫子不為也。」

冉有對子貢說:「老師會幫助衛君嗎?」子貢說:「嗯,我去請問他。」子貢問夫子:「伯夷、叔齊是怎樣的人呢?」(因居衛國,不便直接問衛君父子爭位之醜事,藉孤竹君二子爭相讓位,旁敲夫子心意)夫子回答:「他們是古代的賢人啊!」子貢又問:「他們互讓君位,心中有怨恨嗎?」夫子說:「他們求仁德而確實也得到仁德,又有什麼怨恨的呢?」子貢出去後對冉有說:「老師不會幫助衛君」(雖然在衛國備受衛君之崇敬與禮遇,但夫子不因小恩忘了大義)。

【本章重點】聖人有成人之仁,無助人之不仁。子貢以此提問,探知夫子對此看法~結論是:夫子不會為衛君與父爭位而效命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這裡衛君是指衛靈公的孫子衛出公——蒯輒(蒯音『快』讀第三聲,輒音哲),他的父親蒯聵(音愧)是太子,因得罪衛靈公的夫人——南子,而逃亡到晉國。靈公去世後,蒯輒被立為國君。晉國故意把他父親蒯聵送回衛國,使其父子爭奪帝位,以乘機侵略衛國。蒯聵、蒯輒父子爭奪君位,與伯夷、叔齊的謙讓(注重倫常,視君位如敝屣),成為鮮明的反差。〔伯夷(兄)、叔齊(弟)為商朝孤竹君二子,父欲立叔齊。父死後,叔齊讓伯夷。伯夷說,這是父親所命(尊父命),遂逃去;叔齊不願就位也走了(重天倫)。〕

15、子曰:「飯疏食飲水,曲肱而枕之,樂亦在其中矣。不義而富且貴,於我如浮雲。」

1.飯疏食(粗糙食糧) 2.曲肱(音公,手臂)

夫子說:「我平日的生活,飲食甚為簡單樸素,以粗飯充飢、以清水止渴,睡眠則曲臂當枕頭。雖然如此貧寒,心卻自在逍遙且樂在其中(樂於真理的探討與融入)。不以其道(損人利己)而得的富貴,他人雖覺慶幸,對我來說,就如天上的浮雲,生滅幻化,虛而不實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聖人一心追求天理,安詳恬淡,不因生活條件的好惡,影響對真理探索的熱誠,而其樂乃性與天合(天理流行),著重於心靈的充實、精神的踏實,而非物質慾望的汲汲營營。

16、子曰:「加我數年,五十以學易,可以無大過矣。」

這句話解釋有不同見解,有說是夫子五十而知天命,因為他開始學易之故。也有的說『易』應為『亦』之誤寫,代表『加我數年,五十(有指五十歲,有解釋為易經中的五與十的道理)以學,亦可以無大過矣。』還有其他眾說紛紜!試以下列兩種釋之:

1.夫子說:「再增加我幾年壽命,到五十歲時開始研讀易經,便不致有大的過失了!」

2.夫子說:「如果天假我以年歲,或五年,或十年,潛心於《易》道,能明天道而知天命,那麼我就不會犯大過錯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由本章可了解夫子日日省察,用功至精至勤的精神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夫子對《易》理的認知,覺得易經對人的啟發性非常重要,所以說『加我數年』,非貪得壽長,乃欲自『易』道明白天地之奧妙、陰陽之理,而知吉凶消長、進退存亡之道。聖人知『易』道,極廣大、盡精微,其廣可瞭解宇宙生生不息之妙,其微細可教人趨吉避凶、避免犯過之儆,以得頤養天年之樂。 2.易經是中國哲學之源,是伏羲氏仰觀天文,俯察地理,近取諸身,遠取諸物,長期觀察變化的結果,從中體悟出天地人事現象的軌則,發現在無窮變化中,有一不變的無極能衍生太極,由太極而生兩儀,兩儀再變生四象,四象演化為八卦,而成六十四卦,以闡釋萬事萬物的生生不息之理。

17、子所雅言:詩,書,執禮,皆雅言也。

1.執禮(只有禮言「執」,以應執守非僅讀誦而已)

夫子在教他的學生讀《詩經》、《書經》和司掌禮儀時,使用的都是「雅言」(周王朝的京畿位在今陝西地區,以陝西語音為標準音的周王朝的官話,在當時被稱作「雅言」。)

【本章重點】《詩》經、《書》經和贊《禮》此三者乃統攝性理,維持人倫的綱紀,若能奉行,世道一定日善、道德昌明,故聖人常以之教誨門生,並教世人慎持勿忘,方得以挽世道之衰,恢復純樸古道之風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夫子平時言談用魯國的方言,但在誦讀《詩》經、《書》經和贊禮時,皆以當時陝西語音為準。夫子所用以教授的材料,都是古代的典籍:如易、書、詩、禮、樂、春秋。「詩」以抒情理性,「書」以記事載道,「禮」以規範儀禮。

18、葉公問孔子于子路。子路不對。子曰:「女奚不曰:『其為人也,發憤忘食,樂以忘憂,不知老之將至云爾!』」。

1.葉公(音社,姓沈,名諸梁,楚大夫,封地在葉城,今河南葉縣南,僭稱公,所以叫葉公。)

葉公問子路有關夫子的為人,子路沒有回答。夫子知道這事,便對子路說:「你為何不這樣說———夫子的為人求知若渴,常發憤學習、探索真理而忘了進食,忘了世間的煩惱,甚至忘了光陰悄悄消逝,而不知垂垂老之將至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之樂乃在探研天地之道、性命之理。學至此境,與『道』融合神遊太虛,故能『發憤忘食,樂以忘憂』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有人問:子路何以不答。則說:葉公不足以知聖人,徒言無益,且聖人德性齊天,言辭難以形容。因子路不答,恐不明者產生疑惑,故夫子自言己之為人,意在釋惑,為使眾生有所效法,可謂用心良苦。

19、子曰:「我非生而知之者,好古,敏以求之者也。」

孔子說:「我不是天生有智慧,知道很多道理的人,只是仰慕先聖之嘉言懿行,學而不厭地研究先哲遺典,勤快的探究而得來的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世人常論聖人乃天縱聰明睿智,夫子恐世人託辭而懈怠,故自謙並非生而知之,是經過不間斷的努力,並在實踐中印證得之,藉此勉勵大家要用心且有恆地學習。

20、子不語:怪、力、亂、神。

夫子平時不談論的事情有四樣:

一、不說怪異惑人之事,恐散佈流傳,影響社稷民心。

二、不說勇力鬥強之事,恐人民尚武逞凶而失德。

三、不說叛亂悖逆之事,恐觸動惡人肇事之機而致紛亂。

四、不語鬼神迷信之事,唯恐誤導人民入迷惑之境,而影響百姓正常之生活。

【本章重點】聖人對邪正禍福了了分明,取正去邪、趨吉避禍,故不語怪、力、亂、神,使人人得以明真理、行正道,安享堯天舜日之清平盛世。

21、子曰:「三人行,必有我師焉。擇其善者而從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」

夫子說:「如果三個人一起走在路上,其中一定有值得我學習的。若能用心觀察別人的言行,有善的,就應見賢思齊;有不善的,就像拿鏡子照自己,檢視自己是否有不善的言行心態,有則速改,以進德修業提昇自己心性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修道貴在能自我反省和取法他人,以智慧觀照內心,洞察善惡動靜,藉以改惡向善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活佛老師說反省功夫有多深,智慧就有多深。見善見不善,見賢見不賢,都應視為修心養性,圓滿自性的增上緣。 2.希臘哲學大師蘇格拉底說:人最高尚的美德,就是反省的自覺。蘇格拉底的自我反思,就是儒家的省察功夫。

22、子曰:「天生德於予,桓魋其如予何?」

1.桓魋(音:環頹)

夫子說:「天之明命既付予我,要我代天行道,今桓魋雖欲加害我,終不得逆天行事,其奈我何!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天命可畏,夫子一生講道德、說仁義,乃服膺天命之聖者,故夫子能臨危不亂、無所畏懼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西元前492年,孔子從衛國去陳國時經過宋國,桓魋帶兵要加害孔子。當時孔子正與弟子們在樹下研習周禮的儀式,桓魋砍倒大樹,而且要殺夫子,在學生保護下,夫子匆忙離開了宋國。 2.桓魋:春秋宋國(今河南)人,宋桓公後裔。任司馬掌宋國兵權,深受宋景公寵愛,他的弟弟司馬牛是夫子的弟子,司馬牛在夫子門下學習,其他兄弟在宋國。西元前481年,桓魋反叛宋國投奔齊國,任齊國的次卿。桓魋四位兄長密謀反叛,令司馬牛憂心不已,若兄長篡位成功,宋國將大亂,若不成,將有滅族之禍。司馬牛若幫兄長對付國君乃不義,不幫兄長又顯得無情。故於《論語.顏淵篇》司馬牛憂曰:「人皆有兄弟,我獨亡(音義同無)。」

23、子曰:「二三子以我為隱乎?吾無隱乎爾,吾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,是丘也。」

1.二三子(夫子稱呼「學生們」) 2.吾無行(行動〝含言語〞)

夫子說:「弟子們問學於我,中庸之道原本即平易無奇,若疑我有所藏私,我豈敢秘而不宣。我之教學,無不將大道在言行中毫無藏私的明示於眾弟子,此乃我應盡之責,也是我為人處事的風格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聖人受命於天,道高德重,銜命傳道於天下,必以身立教作則,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聖人心如天地,無私覆私載,又如日月無私照,故聖德昭然無隱。夫子循循善誘,傾其所有而無所隱秘,尚未登堂入室弟子,誤疑夫子之教有藏私之嫌,故夫子破其惑又告誡之凡事應訪察真相,勿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 2.聖人獨提出一『行』字,此解以行示教,固無不可,然聖人『言教』亦不可無。故『行』字中當含有『言』意。聖人之智慧甚廣博,時時顯露於言行中,其所為無非提攜門生勉之行之,故曰「吾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」。

24、子以四教:文、行、忠、信。

1.文(文獻典籍) 2.行(行為) 3.忠(忠誠) 4.信(信實)

夫子教育的內涵是這四項:

1.『文』(詩書禮樂等典籍)以載道,學文以致知明道,進而探究宇宙萬物之理。

2.日用尋常以『行為』感化引導眾生,『力行大道』以培德。

3.『忠』以報恩,盡心力以報效國家,一生始終不渝。

4.『信』以立身,為人篤實不欺以致誠。

【本章重點】文、行、忠、信,乃為學之根本,立教之大綱,此四教若能普天同化,人人皆涵養德行,世界大同指日可待。

25、子曰:「聖人,吾不得而見之矣!得見君子者,斯可矣。」子曰:「善人,吾不得而見之矣!得見有恆者,斯可矣。亡而為有,虛而為盈,約而為泰,難乎有恆矣。」

1.亡(音義皆同~無) 2.約(窮困) 3.泰(富足)

夫子感歎說:「道德修養登峰造極的聖人,我心雖仰慕,卻沒看到過,能看到才德並茂的君子,就心滿意足了。」夫子又說:「樂於為善的人,心雖嚮往,卻沒見過,能見到有恒心學道向上的人,就可以了。今之人內心多欲,外慕虛榮。」

1.無,卻誇而為有。

2.空虛,卻偽裝充實。

3.窮困,卻裝作富足。

這些作為全是浮華不實之舉,這三種人要有恒心向道,實在太困難了!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感歎聖人與善人難得一見,反而見到比比皆是虛偽取巧之人,此乃道消德亡之亂象,難怪令夫子憂心忡忡。

26、子釣而不綱,弋而不射宿。

1.弋(音益,以綁絲線的箭射擊)

夫子用釣鈎釣魚,不忍心用網攔水捕魚。只射飛鳥,不射睡著的鳥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聖人,德性光如日月,有天之好生之德,不至於隨便傷生害命。本章應是在警告那些用網捕魚,大小通吃之輩;還有為了貪圖口慾,專門射夜宿之鳥的人;希望他們能罷手,勿不擇手段的殘害生靈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本章隱含些道裡~釣而不綱,即為政者對犯罪者不可株連無辜一體治罪;弋而不射宿,喻為人處世不可暗箭傷人,有傷德性。

27、子曰:「蓋有不知而作之者,我無是也。多聞,擇其善者而從之;多見而識之;知之次也。」

1.蓋(發語詞) 2.識(音志,詳記之意)

夫子說:「不知聖理,而妄自創作,我非此種人。我之致知,在於多聞、多探究古聖之遺訓,揀擇好的道理照著去做;多看多學,且將它記在腦海裡,這樣可以稱得上是次於上智的人了(夫子自謙非生而知之~上智,而是學而知之者~次智)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道貫理達,洞澈萬物之理,述而不作,唯恐有悖聖道,誤己誤人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多聞始可擇其優劣,多見乃可識其真偽,行其所見所聞,豈敢妄作妄為?

28、互鄉難與言,童子見,門人惑。子曰:「與其進也,不與其退也。唯何甚?人潔己以進,與其潔也,不保其往也。」

1.與(嘉許)其進也 2.唯何甚(不要做得太過分,拒人千里)

互鄉這個地方的人,違背倫常不講道理,很難跟他們溝通。有一天,互鄉有個少年來求見夫子,夫子竟接見他,弟子們感到很疑惑。夫子說:「他來求見我,就是想求上進的,我應該贊許他的精神,不能讓他來又退志棄善。唉!何必拒人太甚呢?若能潔身自愛,力求上進,應當贊許他的潔身自好、上進的精神,不必追究他過去行為如何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明示人之可貴,在於去惡向善而求德業日進。肯求上進的人,一定要幫助他,使他有進步的機會,此乃聖人不僅獨善其身,且願兼善天下的展現。

29、子曰:「仁遠乎哉,我欲仁,斯仁至矣。」

夫子說:「仁離我們很遠嗎?我想求仁,就達到仁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『仁』是儒家最高的德行,是夫子心目中最高的道德標準。但夫子又說,『仁』離我們不遠,『仁』其實就在每個人的自性中,仁其實就是人天生的本性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「仁」乍聽之下好像是很崇高的,遙不可及的理想,但事實上只要我們有心要做,馬上就可以實現,全憑自己的心志。這認知要靠道德的自覺,經過不懈的努力,就可能達到仁。這也是佛家所說「一念成佛」的觀念,因仁從心發,佛自心生,求仁得仁,何難之有?所以,夫子強調為仁全靠自身的努力,不能依靠外界的力量。

30、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?夫子曰:「知禮。」夫子退,揖巫馬期而進之,曰:「吾聞君子不黨,君子亦黨乎?君取于吳為同姓,謂之吳孟子。君而知禮,孰不知禮?」巫馬期以告。子曰:「丘也幸,苟有過,人必知之。」

1.揖(拱手行禮) 2.君子不黨(相助匿非)

陳司敗(陳是國名,司敗是官名即司寇——管理司法、刑事的官職)請問夫子:「昭公知禮嗎?」夫子說:「知禮。」夫子走後,陳司敗對巫馬期(夫子弟子,姓巫馬,名施,字子期)說:「我聽說君子行事光明,不偏袒匿非,難道君子(指夫子)也會袒護人(指昭公)嗎?昭公(魯君)娶了一吳國人做夫人,也姓姬,他卻將她改名換姓為吳孟子(吳為泰伯之後,魯為王季之後,皆姓姬,依當時禮節同姓不婚)。他這樣的作為也算知禮,那還有誰不知禮?」巫馬期把這話告訴孔子,夫子說:「我真幸運,一有過錯,就必定有人知道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有過,人必知之,尚自慶幸者,乃因夫子盛德、磊落之胸懷使然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禮者理也,依規循理,敦人倫、敬尊長。陳司敗乃遵禮守法者,見召公娶吳女,同姓為婚,即知其漠視五倫,違禮悖道。但恐責難夫子會失禮,故詢問巫馬期轉達夫子。夫子明知召公違禮,在應對間甚難啟齒,蓋子不言父過,臣不言君非,乃禮也,非偏黨於君也。夫子當時尚在陳國,猶不敢失祖國君臣之禮,引為己過,不得已之情甚於言表。

31、子與人歌而善,必使反之,而後和之。

1.必使反之(重複再唱一遍) 2.後和(音賀,應和)

夫子和別人一起唱歌,覺得別人唱得好,一定請他再唱一次,然後和他一起唱和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虛心求進,見賢思齊的精神,於生活中表露無遺。僅就唱歌這門藝術,夫子尚且如此好學人之優點,若論及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的大學問,勢必更為求之若渴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人各有長處,懂得欣賞,懂得師法學習,則處處皆可廣結善緣與人為善,時時都能增長進德修業之功! 2.夫子是位道地的音樂愛好者,於音樂上頗有造詣,也有高超的音樂欣賞能力,《論語.述而篇》「子在齊聞《韶》,三月不知肉味」,可謂得其至樂。他虛心誠意,隨時向音樂高手請教,曾向萇弘請教音樂,也曾向師襄學彈琴。

32、子曰:「文,莫吾猶人也。躬行君子,則吾未之有得。」

1.莫(「或」之意)

夫子說:「若是典章文學等學問,或許我勉強趕得上別人。至於說親身奉行符合君子的德行,那麼我自認做得還不夠好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君子是有道的人,夫子不敢自詡為君子,大德者不揚而自彰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儒家講知行合一,學文以明道,若不能躬行,則無益於世,世人如能明理達道,且得終身奉行,太平盛世必可期待。

33、子曰:「若聖與仁,則吾豈敢?抑為之不厭,誨人不倦,則可謂云爾已矣。」公西華曰:「正唯弟子不能學也。」

1.抑(然而、不過)

夫子說:「如果說我是『聖』與『仁』,我怎麼敢當呢?我不過是努力學習聖人與仁者的德行,歷久也不厭煩,又把學到的以之教人,再久也不厭倦,如此而已!」公西華說:「這正是弟子們學不來的啊!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自謙說只是學習聖人之道,學習仁道。單就這學不厭、誨不倦的精神就非常偉大。夫子天縱睿智,又樂於天道之探究,能了知無窮之至理,言為天下法,行為天下則,後人尊奉為至聖先師,實與其謙謙之德有絕大關係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聖與仁沒有明顯的定義與條件,世人皆知這「聖人」的概念,是儒者追求的最高境界,也是夫子常自謙有所未及的理想境界。

34、子疾病,子路請禱。子曰:「有諸?」子路對曰:「有之;誄曰:『禱爾於上下神祇』」子曰:「丘之禱久矣。」

1.請禱(悔過遷善,以祈神佑) 2.有諸(有這回事嗎) 3.誄(音磊) 4.神祇(「神」指天神,「祇」指地神)

夫子病重,子路禱告天地神祇請求保佑。後來夫子病好轉了,聽說在病中子路曾為他祈禱,就問:「有祝禱天地神祇這回事嗎?」子路答:「有這回事;又說:誄辭上說—為您向天地神祇禱告,願行功德,悔過遷善,以避禍求福。」夫子便說:「何必等到病時才禱告,我自己很久就在祈禱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常奉行天道,不待患疾始悔過遷善。師生誼同父子,故有子路之請禱。夫子示人,修養行道應重平時,不重臨時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誄~祝禱之意,古人行善積德,以求神佛保佑、降福。誄辭:累列死者生時德行之文辭。《廣韻》誄即壘也。壘述前人之功德也。《左傳·哀十六年》孔丘卒,公誄之。子貢曰:生不能用,死而誄之,非禮也。

35、子曰:「奢則不孫,儉則固。與其不孫也,甯固。」

1.不孫(音義同「遜」,恭順。不孫,即驕傲自大。) 2.儉則固(寒酸之意) 3.甯(通寧)

夫子說:「太奢侈了就會變得驕傲不謙遜,過於節儉了就會流於固陋。二者皆不合乎中道,與其驕傲自大,我寧可寒酸固陋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奢乃繁文重表,有失於本。儉乃質樸重質,有失於聞而缺於禮。夫子兩害相權,寧儉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春秋時諸侯、大夫等,生活極為奢侈豪華,享樂與周天子幾無差別,在夫子看來,都是越禮、違禮。節儉雖不合乎中道,其害尚小,奢者恣欲越禮,過分必罹禍,其害也大。

36、子曰:「君子坦蕩蕩,小人長戚戚。」

夫子說:「君子為人處世,全憑天理,符合道義,心安理得,心胸總是平坦寬闊,故心貌坦蕩;小人滿懷私欲,六神無主,患得患失,常常憂戚不安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君子光明磊落,自省無疚不憂不懼,所以心胸寬廣坦蕩;小人忙於算計,每每庸人自擾,疑心他人算計自己,所以心緒不寧,終日惶惶不安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朱熹云:「君子循理,故常舒泰;小人役於物,故多憂戚。」

37、子溫而厲,威而不猛,恭而安。

1.厲(嚴肅)

夫子待人溫和但態度嚴肅端莊,威嚴但並不兇猛暴烈,神情恭謹而安詳自然。

【本章重點】聖人專注於涵養中和之氣,從容中道,是以盛德流露於平素神態中,令人望之儼然,即之也溫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人之德性本自具足,而氣質所賦,鮮有不偏,惟聖人盡性合德,故中和之氣見於容貌神情之中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