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冶長第五

1、子謂:「公冶長,可妻也,雖在縲絏之中,非其罪也。以其子妻之。

1.公冶長(孔門弟子,姓公冶,名芝,字子長,魯國人,能通鳥語。) 2.縲絏(音雷洩;縲:黑索;絏:牽拽;縲絏即拘繫於獄) 3.以其子妻(音企,以女嫁給他為妻)之

夫子說:「公冶長,是可以把女兒嫁給他的。雖然他曾坐過牢,但那不是他的罪過啊!」就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他。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選婿不重財勢而重才德,此乃聖人的先知卓見,甚異於一般人的務求門當戶對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夫子觀人重品格德行,公冶長修身賢能有德,肯定其必能齊家,不因其牢獄之災(史上並無明確交待犯罪的始末),而貶低其人。

2、子謂南容:「邦有道不廢(見用於朝廷),邦無道免於刑戮。」以其兄之子妻之。

1.不廢(見用於朝廷)

南容為人謹言慎行,夫子稱讚他:「當國家處有道盛世,必為朝廷重用,出仕為官,為國效勞;遇無道之亂世,南容嚴謹地知所進退,免遭傷身殺戮之禍(邦失道,上位者驕慢違禮,下位者僭禮犯紀,此時動輒得咎,易招殺身橫禍。)」夫子看重南容的德學涵養,將兄長(孟皮,字伯尼,有足疾)的女兒嫁給他為妻。

【本章重點】邦有道,當挺身而出,盡力造福邦國鄉梓,邦無道則知退居在野以明哲保身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此章與上章,足見公冶長與南容有德且持家有道,否則嘉許其賢即可,何必一定要將女兒、姪女嫁之為妻?

3、子謂子賤:「君子哉若人!魯無君子者,斯焉取斯?」

1.子賤(姓宓「音孚」,名不齊,孔門弟子,足智多才)

夫子稱讚子賤說:「子賤真是個君子!誰說魯國沒有君子?若真無君子,子賤將從何處取法學習呢?」

【本章重點】修道人當學宓子賤能敬重賢德,又能效法取益於師友,方能成就學養豐富的君子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宓子賤任單父縣令,躬身敦厚,任用賢能,仁愛惠民,常悠閒彈琴自娛,而能把單父治理得很好,令百姓心悅誠服。巫馬期(姓巫馬,名施,字子期,孔門弟子。)十分不解,因為他也擔任縣令,每天早出晚歸非常勞累。 巫馬期因此向宓子賤請教為政之道,子賤說:「我任人,而你任力;任力者勞,任人者逸。」 2.領導者,若一切包攬在自身,事情必定辦不好,應「任用賢才,分層負責」。

4、子貢問曰:「賜也何如?」子曰:「女,器也。」曰:「何器也?」曰:「瑚璉也。」

1.女(音義通汝,你之意) 2.瑚璉(音胡連,盛黍稷的祭器)

子貢請問夫子:「賜,是怎樣的人呢?」夫子說:「你是個有用的器皿啊。」子貢又問:「那是甚麼樣的器皿呢?」夫子答說:「你是宗廟祭祀時,盛放黍稷的貴重祭器(瑚璉)啊!」

【本章重點】子貢之才可從政為大夫,夫子藉瑚璉表其貴氣;而其在言語文章又有可觀之處,展現其華美之樣貌,故夫子以『瑚璉』譬喻之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『瑚璉』是宗廟盛黍稷(音暑計。黍,比小米稍大,煮熟後有黏性。稷,即粟。一說為不粘的黍,又說是高粱。)之器,裝飾以玉,乃貴重而華美之器具,夏朝稱瑚,商朝稱璉,周朝稱簠簋(音府軌)。

5、或曰:「雍。」子曰:「焉用佞?禦人以口給,屢憎於人。不知其仁,焉用佞?」

1.雍(冉雍,也,仁而不佞(口才流利) 2.焉(何必) 3.禦(應付) 4.口給(音口己,銳利的口才)

有人說:「冉雍厚重有仁德,但口才不好。」夫子聽到後,說:「人何需有好口才呢?以流利的口才諂媚,講刻薄的話語,定惹人厭,甚至結下怨仇。至於冉雍是否達到『仁』的境界,我不清楚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有德的君子立身處世,只要篤實地奉行仁道,毋需伶俐諂媚、能言善辯的口才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冉雍,字仲弓。魯人,與冉伯牛同宗,列孔門十大弟子四科中的德行科。曾為季氏宰。夫子以仲弓有德行,說:「雍也,可使南面(古代以面向南為尊位,指冉雍有德行好,足為人君。)」

6、子使漆雕開仕。對曰:「吾斯之未能信。」子說。

1.子使(有鼓勵推薦之意) 2.漆雕開(姓漆雕,名啟,字子開,又說字子若,以德行列孔門七十二賢。) 3.仕(為官) 4.子說(音義皆同悅,喜悅)

夫子鼓勵漆雕開去做官(夫子信任其才已足可勝任,期許學而優則仕)。漆雕開回答說:「我探研為人處事的道理,尚未真知而無所疑,豈可為官去治理百姓(怕自欺欺人)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『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』(道德經盡己章第三十三)。漆雕開有自知之明,能不自滿於小成,復篤志精進不懈,未來成就不可限量,故夫子欣悅之。

7、子曰:「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。從我者,其由與?」子路聞之喜。子曰:「由也好勇過我,無所取材。」

1.桴(竹筏、木筏) 2.由(子路) 3.與(通歟,疑問詞) 4.取材(裁度事理,以適於義)

夫子說:「處此亂世,我的道(聖人之道)無法順利行之於世,不如聽天由命,乘著木筏漂流於大海,能跟著我的,大概是子路吧!」子路聽了,不知是夫子感慨之語,信以為真而十分高興。所以夫子又指點他說:「子路不懼在茫茫大海中漂流,勇氣勝過我,可惜,處事無法運用智慧使之合於義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指出有勇氣固然可嘉,但處世之道只有勇敢是不夠的,凡事要戒慎恐懼,合乎義理之事方可安然行之。

8、孟武伯問:「子路仁乎?」子曰:「不知也。」又問。子曰:「由也,千乘之國,可使治其賦也,不知其仁也。」「求也何如?」子曰:「求也,千室之邑,百乘之家,可使為之宰也,不知其仁也。」「赤也何如?」子曰:「赤也,束帶立於朝,可使與賓客言也,不知其仁也。」

1.孟武伯(魯國的當權大夫) 2.千乘之國(有一千輛戰車的大國) 3.治其賦(稅賦的管理) 4.千室之邑(千戶人家地方的小國) 5.為之宰(主管) 6.赤(姓公西、名赤,字子華。孔門弟子) 7.束帶(錦袍玉帶,即迎賓禮服)

孟武伯問夫子:「子路已到達『仁』的境界嗎?」夫子說:「我不知道。」又問。夫子回答說:「子路這個人,一個千乘的大國,他可以將稅賦管理得很好,但未知是否合乎仁的標準。」孟武伯又問:「冉求的仁德境界,又是如何呢?」夫子回答說:「冉求這個人,他可以做好一個小國家的主管,讓百姓安居樂業,但不知是否合乎仁德的標準。」孟武伯再問:「公西華又是如何呢?」夫子回答說:「公西華呀!可以讓穿他上禮服,在國家殿堂上接待外賓,仁德如何我就不清楚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教導學生仁德,不能炫耀自己,但夫子卻在適當時機推銷自己的學生,目的是要讓學生為官,而行仁道以造福社稷百姓。

9、子謂子貢曰:「女與回也孰愈?」對曰:「賜也何敢望回,回也聞一以知十,賜也聞一以知二。」子曰:「弗如也!吾與女弗如也!」

1.女(音汝,你之意) 2.愈(優秀) 3.吾與(音譽,讚許)女弗如也

夫子問子貢:「你和顏回,誰的造詣較高些呢?」子貢說:「我那能與顏回相比?他天資聰穎,治學精深,聽聞『一』(即道)之理,即能體會大道可彌滿十方而知其本末。我呢,聽聞『一』之理,也只能推測了解二者(此與彼,即陰陽)之關連罷了」。夫子聽後感嘆說:「「是啊,你確實不如顏回,我讚嘆你不自滿,能虛心受教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『一』,乃宇宙萬物之始,無極之理,動則彌滿六合十方,故說:一本散萬殊;洞悉此道,故能聞一知十(無不盡知),此乃顏子之悟。『二』,乃陰陽之理,萬物皆由陰陽所分,此子貢所悟。二人稟賦不一,學養有異。然夫子以『學而不厭』,啟發門人可藉後天努力補其不足,若驕矜自滿而劃地自限,即患"為學"之大病。故子貢獲夫子之嘉許。

10、宰予晝寢。子曰:「朽木不可雕也,糞土之牆不可杇也。於予與何誅?」子曰:「始吾於人也,聽其言而信其行;今吾於人也,聽其言而觀其行。於予與改是。」

1.宰予(也稱宰我,孔門弟子,列言語科) 2.晝寢(白天睡覺) 3.朽木(腐壞的木頭) 4.糞土之牆(污穢的牆壁) 5.杇(音屋,粉飾) 6.與(乎) 7.誅(責備) 8.始(往日)

宰予有天精神萎靡,白天打盹睡著了,夫子見其昏惰,斥責他說:「人必有可教處而後教,方可見其效,如堅實的木頭方能雕刻,腐朽的木頭無法雕琢;乾淨堅固的牆壁方可粉刷,污穢的牆怎能粉飾呢?宰予這般言不顧行(只會說,不會做),我真的無從責備起了(不足責,但因愛之,故責之切)。」夫子又說:「我一向以直道待人,往昔聽其言,即相信此人能言行一致。現在我聽了人的言論,了解不能只聞其言即全信之,尚須考察此人是否能具體力行。我有這樣的改變,是由於『宰予晝寢』這事而改變的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聖人為學最懼懈怠荒惰,因此勤勵自勉、自強不息,所以深責宰予言行不一,特立此教範,以警門生言行須相顧,謹於言而敏於行。

11、子曰:「吾未見剛者。」或對曰:「申棖。」子曰:「棖也慾,焉得剛?」

1.剛(心堅強果決) 2.申棖(姓申、名棖〔音呈〕,字子周,孔門弟子。) 3.慾(多慾) 4.焉(豈)

夫子說:「我還沒有看到剛強不屈的人。」有人說:「申棖。」夫子說:「申棖欲望太多,怎麽能算堅強?」

【本章重點】無慾則剛,剛則不屈於慾,人若多慾則易屈,易屈即易犯過。柔以養性,剛以克慾,此二者皆內修之功。夫子嘆世無剛德之人以承其道,非僅論申棖一人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孟子曰:「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謂大丈夫。剛德者必若是。」

12、子貢曰:「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,吾亦欲無加諸人。」子曰:「賜也,非爾所及也。」

子貢說:「我不要別人把不合義理的,加在我身上,我也不要把不合義理的事加在他人身上。」夫子說:「賜啊!這不是你所能做得到的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,吾亦欲『無』加諸人,謂『仁』。己所不欲,『勿』施於人,謂『恕』。『無』者自然而然,『勿』者乃禁止之意。子貢不說『勿』加諸人,而說『無』加諸人,係盼己能往『仁』道行去。夫子說:非爾所及,點出『恕』或子貢可及,『仁』則非所及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錢穆先生:『不義』不加諸於人,操之於我;不欲人加之於我,則操之在人,故說:非爾能力所及

13、子貢曰:「夫子之文章,可得而聞也;夫子之言性與天道,不可得而聞也。」

子貢說:「老師的文章、六藝及修齊治平等道理,學者可得而共聞,夫子之言仁義理智信之『性』(本性具足五常之德)與天之道,實奧妙精微,若非入室弟子,則不可得而共聞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『性』者,人所受之天理,『天道』者,天理自然之本體,其理惟一無二。本章乃子貢得聞夫子之至理,而讚嘆之語。

14、子路有聞(指善言善行),未之能行,唯恐有(音義同又)聞。

1.有聞(指善言善行) 2.唯恐有(音義同又)聞

夫子說:「子路勇於進善,才聽聞善言即身體力行,而善行未之能行時,惟恐又有所聞,因來不及力行之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精進度懈怠,行自心發,勇從志生,聞道與義行,當必劍及履及,此即子路值得吾輩效法之勇德。

15、子貢問曰:「孔文子,何以謂之『文』也?」子曰:「敏而好學,不恥下問,是以謂之『文』也。」

1.孔文子是衛國大夫,名圉〔宇〕,文為諡號。敏(聰明)

子貢請教夫子:「為什麼孔文子死後,可以得到『文』這麼好的諡號呢?」夫子回答:「孔文子敏捷聰明而且好學,加上不以向下人請教而以為慚愧羞恥,所以才賜予『文』的諡號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凡人聰敏者,多不好學;位高者,多恥下問。孔文子具備了「敏」、「好學」及「不恥下問」三項優點,符合諡法中的「勤學好問」,所以得到諡號「文」。

16、子謂子產:「有君子之道四焉:其行己也恭,其事上也敬,其養民也惠,其使民也義。」

1.行己(自我要求)

夫子談論子產說:「他具備君子之道有四個方面:立身處世自我期許謙恭有禮,有彬彬君子的風度;其為官克盡為臣之本分,服事君王恭敬謹慎;教養百姓關愛備至,常施恩惠;役使百姓合乎道義,必在農閒之時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君子處世,行誼合道,出乎自然,恭、敬、惠、義,此乃子產所示現的君子之道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子產,鄭大夫,姓公孫,名僑。歷任過鄭國簡公、定公、獻公、聲公等四任國君的首相。當時晉楚爭霸,鄭國處於兩大國之間,子產的才華,讓鄭國平安數十年。他內息諸大夫之爭,外事大國以禮,使鄭國能轉弱為強,免於諸侯攻伐。故夫子稱美之。

17、子曰:「晏平仲善與人交,久而敬之。」

夫子說:「晏平仲善於和別人交朋友,因其真誠,交往日久益見其真心,別人更尊敬他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交友之道重在謙遜、誠篤敬信,善與人相處,友情始能日久彌新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晏平仲(齊國賢大夫,名嬰,諡號「平」。)任齊景公宰相,持己克儉,事君盡忠,輔民盡愛,交友盡敬。夫子在齊與其知交八年,識之甚深,舉之以揚其善。

18、子曰:「臧文仲居蔡,山節藻梲,何如其知也?」

1.臧文仲(魯孝公的兒子,魯大夫,臧孫氏,名辰,字仲。魯君封臧這地給他後,以複姓臧孫為姓。) 2.居(藏) 3.蔡(大龜出於蔡地,古時稱大龜為蔡) 4.山節(又作山楶,刻山於柱頭斗拱) 5.藻(水草名) 6.梲(音茁,樑上短柱) 7.何如其知(智)

夫子說:「臧文仲建造華麗之屋,內藏著大龜,以供卜吉凶,於柱頭斗拱刻著山的圖形,柱子上畫著水草圖案,像天子的廟飾一般,當時以為明智,怎麼算明智呢?」

【本章重點】為政之道,貴乎務民之義,必敬鬼神而遠之,此即治臣之智。臧文仲藏龜華屋,媚鬼神以兆吉凶,疏近親遠,愚者之行,豈能謂之智?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古時認龜為靈明動物,因其無妄無欲,長守清靜,故天子用大龜卜筮(音捕示,古代推算吉凶禍福,用龜甲的稱卜,用蓍草的稱筮,合稱卜筮。)以兆天下之禍福。

19、子張問曰:「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,無喜色;三已之,無慍色。舊令尹之政,必以告新令尹。何如?」子曰:「忠矣。」曰:「仁矣乎?」曰:「未知;焉得仁!」「崔子弒齊君,陳文子有馬十乘,棄而違之。至於他邦,則曰,『猶吾大夫崔子也。』違之;之一邦,則又曰:『猶吾大夫崔子也。』違之。何如?」子曰:「清矣。」曰:「仁矣乎?」子曰:「未知,焉得仁?」

1.令尹(上卿,有稱宰相) 2.子文(姓鬥,字子文) 3.三已(卸任) 4.崔子(名杼「音祝」,齊大夫) 5.弒(音事,下殺上,曰弒) 6.齊君(莊公) 7.陳文子(名須無,齊大夫) 8.有馬十乘(一乘四匹馬,共有四十匹馬) 9.棄而違之(離去)

子張問:「楚國子文三次任宰相時,不因位居高官而感到得意;三次被革職罷官時,並沒感到委屈憤怒。在卸任時,總是認真地將所施政事詳細告知新任的令尹,這樣的人如何呢?」夫子說:「可算忠於職責了。」子張又問:「可以稱得上仁德嗎?」夫子答:「我但見其行事,不知道其是否出乎仁心,怎能稱得上仁呢?」

子張又問:「崔子殺了齊莊公,陳文子見國已亂,不惜拋棄有馬車十乘之富的家產而速逃亡。到了另一國,他說:『這裏的大夫同崔子一樣』,又跑了。再到另一國,又說:『他們同崔子一樣』,再跑了。這樣的人怎樣?」夫子說:「此種人潔身自好,乃濁世之清者。」子張又問:「可算是有仁德嗎?」答:「陳文子避亂去禍,擇善而處,可謂清廉豪傑之士,不知道是否有仁德?」

【本章重點】一般人承接高位,大都難免喜形於色,而在卸任時,心裏多少會傷心難過,或戀戀不捨,而子文竟然從容自在,毫不戀棧,然未知其出於天理而無私否,畢竟仁者必忠,而忠者則未必是仁。夫子稱子文為忠,稱文子為清,忠、清僅屬本性中之一種美德,而仁乃性中之全德者,若非遵乎義理直道而行,且其德性圓滿周遍,夫子不輕易稱許此人為『仁』者。

20、季文子三思而後行。子聞之,曰:「再,斯可矣。」

季文子遇事總要考慮三次以上才行動。夫子聽後說:「考慮兩次也就可以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告訴學生,對於做任何事的考慮,要有正確的考慮方法,不要讓「謹慎考慮」的這個好事,變成事情暢通的障礙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季文子,魯大夫,名行父,是魯的相國,即三家(季孫、孟孫、叔孫)三個權臣之一。他為了保住既有的權勢,所以,有利害關係的事,都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考慮,非常小心謹慎。 2.在本章裡的三思,意思是考慮得太多。三思而行,變成現在人常說的話,其實應對事情,是非可否之理明白了,就可以去做,想太多,反而延誤時機而誤事。

21、子曰:「甯武子,邦有道,則知;邦無道,則愚。其知可及也;其愚不可及也。」

1.甯武子(姓甯,名俞,諡武。衛國有名大夫,歷經衛文公和衛成公兩朝) 2.邦有道,則知(音義同智)

夫子說:「衛國大夫甯武子在衛文公當政,政治清明時,發揮他的聰明才智,協助衛國策劃許多良政。當衛成公執政時,國家無道,他默默的為救國而努力,一切依規章行事,身處亂政不離棄卻又不被其所害,就像不知進退的愚人。甯武子發揮才智奉獻國家,這種智慧,一般人可以做到;若國無道,仍無怨無悔地做利國益民的事,這種智慧,卻很少有人可作得跟他一樣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讚賞甯武子能展現才智,又低調行事,樸實無華,終能明哲保身。清朝名士鄭板橋說:聰明難,糊塗亦難,由聰明轉入糊塗更難。

22、子在陳曰:「歸與!歸與!吾黨之小子狂簡,斐然成章,不知所以裁之。」

1.吾黨之小子(家鄉的門人) 2.狂簡(志向高遠,欠缺處世經驗,卻有著一股躍躍欲試的衝勁。), 3.斐然成章(文理成就有可觀處)

夫子在陳國(逢陳蔡絕糧之時),說:「回去吧!回去吧!家鄉的學生們志向遠大,文采揚溢,只是缺乏人生經驗,不知如何運用所學,修裁歸正於中道罷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周遊列國,嘆道不能行(各國對夫子的仁道,難以信受奉行),而思歸鄉造就門徒(回國將子弟教育好,是夫子能一展抱負的作為),以便傳道於後世。

23、子曰:「伯夷,叔齊不念舊惡,怨是用希。」

1.伯夷(名允,字公信,諡號夷。)、叔齊(名智,字公達,諡號齊。)希(少)。

夫子說:「伯夷、叔齊不記過去的宿怨,因此,別人對他們的怨恨很少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讚揚伯夷、叔齊兩兄弟,勇行天理,有容人之雅量(胸懷)。不念舊惡,乃君子之風,清者之量。孟子曰:伯夷,聖之清者也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伯夷(兄)叔齊(弟)是孤竹君的兒子,孤竹君死前,遺命由叔齊繼位,孤竹君死後,叔齊將王位讓給兄長伯夷,伯夷卻說:這是父命,你要聽從。而離國他去,但叔齊也不願當國君,相繼離去。周武王伐紂時,伯夷、叔齊曾叩馬而諫。周伐商紂成功,伯夷、叔齊隱於首陽山,因信守商朝君臣之節,不願屈就而餓死山中。兩位的讓國,令夫子欽佩,所以讚揚他,希望世人能效法此,不因權貴和財富所動搖的美德。

24、子曰:「孰謂微生高直!或乞醯焉,乞諸其鄰而與之。」

1.微生高(魯人,複姓微生,名高。) 2.或乞(請求幫忙) 3.醯(音ㄒ一) 4.乞諸(之於)其鄰 5.與(給)

夫子說:「誰說微生高直爽有道?有人向他要醋,他家沒有,卻到鄰居家去要來給人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認為,誠實無虛,方是正直之道。微生高家無存醋,明言直述即可;為應付前來乞求的人,自己再向別人乞求,此舉有示好奉承之意,諺語說:「人到無求品自高」,為了滿足別人,貶低自己的人格,已偏離直道。

25、子曰:「巧言、令色、足恭,左丘明恥之,丘亦恥之。匿怨而友其人,左丘明恥之,丘亦恥之。」

1.巧(好) 2.令(善) 3.足恭(音具公,過分恭敬,取媚於人) 4.左丘明(古之賢者) 5.丘(夫子自稱) 6.。匿(隱藏)

夫子說:「專講虛妄不實的甜言蜜語,裝出令人好感的恭敬臉色,過於恭敬、卑躬屈膝以討好別人,左丘明認為可恥,我也認為可恥。心懷怨恨而外表虛情假意跟人交往,左丘明認為可恥,我也認為可恥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立身行道,以『誠』為貴,諂媚奉承專務虛偽,豈能長久?夫子以「恥之」激發,以正世人之偽風陋俗。

26、顏淵、季路侍。子曰:「盍各言爾志?」子路曰:「願車馬、衣輕裘,與朋友共,蔽之而無憾。」顏淵曰:「願無伐善,無施勞。」子路曰:「願聞子之志。」子曰:「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懷之。」

1.季路(子路) 2.盍(音和,何不) 3.輕裘(輕暖皮毛衣) 4.蔽(破舊損壞) 5.無(不)伐(誇耀)善(長才) 6.無施(張揚)勞(功勞)

顏淵、季路侍奉在側時。夫子說:「為何不說說各人的志向呢?」子路說:「我願將車馬和皮衣和朋友共用,壞了也不遺憾。」顏淵說:「但願能做到不誇耀自己的優點,不宣揚自己的功勞。」子路說:「我們希望聽聽您的志愿。」夫子說:「但願老人能受到奉養,在精神上與在物質上,都被照顧得很舒適,讓老年人都能安享他們的晚年,朋友間都能以誠相待互相信任,少年人能得備至關懷而能懷恩圖報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子路不循私,以私物化為公物;顏淵有公善之心,而忘其為善;夫子大而化之,願天下人不分長幼,皆各得其所安;先觀二子,後觀聖人,皆體天道無私之心,展現安於仁之宏寬氣象。

27、子曰:「已矣乎!吾未見能見其過,而自訟者也。」

夫子感嘆說:「罷了!我沒有看到隨時隨地能發現(又且真心承認)自己的過錯,還自我作批判的人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嘆改過之難,過貴能改,而知反省己過,內心自咎其責且又能改過者,終難得見。

28、子曰:「十室之邑,必有忠信如丘者焉,不如丘之好學也。」

孔子說:「即使只有十戶人家居住的小地方,也一定有像我這樣忠誠信實的人,但卻不像我這麼好學啊!」

【本章重點】本章乃孔子勉人好學也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