里仁第四

1、子曰:「里仁為美。擇不處仁,焉得知?」

夫子說:「鄉村或社區應該具有淳樸、忠厚、仁德的風氣才算美好,如果選擇居家住所,不曉得去選擇淳樸善良、有仁德的鄰里,怎麼能算是有智慧呢?」

【本章重點】有智慧之人,當有明智之舉,覓居於仁風之地,安宅於有德之鄰。棄惡趨善,乃人之常理,孟母三遷即為最佳例證。

2、子曰:「不仁者,不可以久處約,不可以長處樂。仁者安仁,知者利仁。」

1.約(貧困) 2.樂(富貴) 3.知(音義皆同智)

夫子說:「沒有仁德的人,無法長久處於窮困的環境(因不能隨遇而安且安分守己),也無法長久地過榮華富貴安逸的生活(因不能循規蹈矩,且嗜行驕淫奢侈之事)。」

◎仁者本性純善,天生厚道,安然以行仁;智者了解仁的真義,懂得擇善而行,以落實仁道理想。

【本章重點】仁者安仁,乃安於道,亦即中庸所謂的「安而行之」;知者利仁,乃利於德,亦即中庸所謂的「利而行之」。

3、子曰:「唯仁者,能好人,能惡人。」

夫子說:「唯有仁德之人能公正合理的愛人,能公正合理的憎惡人。」

◎聖人大公無私,愛其有德,惡其缺德。凡夫則不然,善惡不分,好惡偏於私欲,愛之欲其生,惡之欲其死,因此悖道逆行。

【本章重點】仁者無私,用情至正,愛惡皆合中庸之道。

4、子曰:「苟志於仁矣,無惡也。」

夫子說:「若能誠心致志於仁道,就不會去做壞事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為學當立志,立志須心誠,至誠則道明,道明則智仁勇俱足,三達德俱足,即是有為有守之君子,絕對不會為惡了。

5、子曰:「富與貴,是人之所欲也;不以其道得之,不處也。貧與賤,是人之惡也;不以其道得之,不去也。君子去仁,惡乎成名。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。」

1.去(趨避) 2.惡乎(音烏乎,怎能) 3.終食(一頓飯的時間) 4.造次(倉卒、緊迫) 5.顛沛(喻世道衰亂或人事橫逆)

夫子說:「財富和顯貴,是大家都想得到的,若不用正當的方法取得,君子不會去接受且享用;貧窮與卑賤是人人都厭惡的,若不是合理得到它,不會避而不受的。君子如果離開了仁德,怎能稱為成德的君子呢?君子不可在短如一餐飯的時間背離仁德,在匆忙倉促時,也須依仁而行,在流離困頓之時,也要據道依德待人處事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,即『中庸』所謂「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」;亦即『六祖壇經』中,五祖對大眾開示:見性之人,言下須見。若如此者,輪刀上陣(兵慌馬亂),亦得見之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處世須合道順理,富貴貧賤與前世因緣有絕大的關係,果報之呈現,命裡有時終須有,命裡無時莫強求。 2.今日的人們,生活倥傯(音空總,事情紛繁迫促或窮困窘迫),在此人心惶惶的時代,要保持仁德之心,必須心中有道,且要真切下功夫,方有收效之期。

6、子曰:「我未見好仁者,惡不仁者。好仁者,無以尚之;惡不仁者,其為仁矣,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。有能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?我未見力不足者。蓋有之矣,我未之見也。」

1.尚(優越)

夫子說:「我沒有見過真正愛好仁德的人,和厭惡沒有仁德的人。真正愛好仁德的人,他認為世界上沒有比仁德更高尚的事了;厭惡沒有仁德的人,可以算是仁者了,因為他不希望不仁的事加到他身上來(即做出不仁之事)。這世界上有能夠一整天,盡其心力在仁德上的嗎?我沒見過力量不夠的。或許真有這種人吧,只是我從未見過!」

【本章重點】「好仁者」是一等,是仁者『安仁』(本篇第二章);「惡不仁者」次一等,是智者『利仁』;「用其力於仁者」又次一等,是勇者『強仁』,即勉力為仁,世人不肯『強仁』,往往謊說其力不足(畫地自限),其實未有力不足的人,只有無心想要行仁的人。

7、子曰:「人之過也,各於其黨。觀過,斯知仁矣。」

1.黨(類別) 2.過(過錯)

夫子說:「人的過錯各有不同的類型。觀察一個人的過錯,就可以知道其居心之仁德真相為何。(君子常失於厚,小仁常失於薄。)」

【本章重點】人之言行舉止乃心之寫照,所行之事對錯好壞,即顯現出個人的修養,故處事應如曾子的『戰戰兢兢,如臨深淵,如履薄冰。』

8、子曰:「朝聞道,夕死可矣!」

夫子說:「早上得聞超生了死的真理大道,當晚離世也沒有什麼遺憾了!」

【本章重點】能得聞大道,得受明師指點,了徹性命大事,且平日注重「格致誠正修齊」功夫,倘非平日積累之勤,何能一旦豁然開悟。

9、子曰:「士志於道,而恥惡衣惡食者,未足與議也!」

夫子說:「為學之人立志於追求真理,卻嚮往錦衣美食,以衣食不如人為恥辱,那就無法與之講道論理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若欲學道,須捨去貪圖奢華之心,澄心寡欲,澹泊聲聞利養,專心致志,以期能明理達道。

10、子曰:「君子之於天下也,無適也,無莫也,義之於比。」

1.適(適音迪,心中必要為) 2.莫(莫,心中必不為) 3.比(依從)

夫子說:「君子對于天下的事情,無可無不可,只要是符合公理正義的就可以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示人應對之準則,事雖無定型,但有定理,事之可為、不可為,全視合於中道義理否。

11、子曰:「君子懷德,小人懷土;君子懷刑,小人懷惠。」

1.惠(財利)

夫子說:「君子心懷道德,時時想著如何進德修業;小人卻念念不忘自己居處的安樂(福祿),雖有喪德之事,亦不顧而前行;君子心懷遵守國家法度,不敢做違法之事,小人卻一心貪圖利益,就算違法仍然照做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此章講究一『懷』字,此一『懷』字,可解為『思念』,亦即朝夕心之所向。由此一『懷』字,即點出君子(心念在公)與小人(貪圖私利)之分野。故說,君子坦蕩蕩(起心動念在乎『道』與『德』),小人長戚戚(為圖不法之利而心事重重)。

12、子曰:「放於利而行,多怨。」

1.放(音訪,放縱)

夫子說:「只圖自己的利益做事,必招來很多的怨恨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為了利己,便刻薄於眾,怨由此生。反之,若捨私利,造福群生,眾必心悅誠服,感恩都來不及,豈有怨之生。

13、子曰:「能以禮讓為國乎,何有?不能以禮讓為國,如禮何!」

1.能以(即『用』字) 2.何有(指不難)

夫子說:「若能推動禮讓來治理國家,那治國有什麼困難呢?不能以實際的躬行禮讓治國,只是制訂禮法之虛文外表,又有何用呢?」

【本章重點】治國當崇尚儀禮之實,而『讓』為禮之本,治國者能行節文禮度之餘,又能一本恭敬謙遜之讓,精誠所至,引領百姓禮讓成風,則國治民安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「能以禮讓為國乎,何有?」國家要長治久安,一定要有「道」。「道」不易了解,所以講「德」。「德」也不易了解,次而講求「仁」及「義」。但是一般人還是無法把握,所以有德有位的君王,制訂了「禮」。「禮」有條文,大家容易遵守,守住「禮」節就能成就「道德仁義」。「禮」的精神是敬,敬是先人後己,所以,講求的是「謙讓」。

14、子曰:「不患無位,患所以立;不患莫己知,求為可知也。」

1.患(憂慮) 2.位(爵位) 3.莫己知(不知己) 4.求(專心務求)

夫子說:「不怕沒有官位,怕的是沒有擔任官位的才能;不怕沒有人知道自己,只求足以讓人知道的才學涵養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教人不要在乎名位與知名度,應著眼於己身之實才、實學與德行之充實圓滿。

15、子曰:「參乎,吾道一以貫之」。曾子曰:「唯」。子出。門人問曰:「何謂也?」曾子曰:「 夫子之道,忠恕而已矣。」

1.參(即曾參,曾子)

夫子說:「參啊!我的學說貫穿著一個基本思想(你可知道?)」。曾子說:「嗯!是的,我了解。」夫子出去以後,學生們問曾子說:「剛才老師的話是什麼意思呢?」曾子回答說:「老師的道,是以『忠恕』兩字來貫串的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中庸云:忠恕違道(離道)不遠。(忠是體,是盡己之性,是天道。恕是用,是推己之心,是人之道。)當時傳授此性理心法因屬密法,故夫子僅能私下單傳獨授,有人質疑,曾子無法直述,只好若實若虛而以『忠恕』兩字勉為應答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此章是孔門心法,若非入室弟子,就無法了解夫子的玄機為何。曾子學夫子之道已登堂入室,對天道確實了然分明,所以夫子發問,曾子不假思索隨即回應"唯",這即是以心印心,也是六祖壇經中五祖所說,自古佛佛惟傳本體,師師密付本心。

16、子曰:「君子喻於義,小人喻於利。」

1.喻(明白)

夫子說:「君子所了解的是『義』,而小人明白的是『利』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夫子以『義』與『利』判別是君子或是小人,義利之間,惟心所擇,君子秉天心,所為皆公義,終成賢聖。小人徇私逞欲,竟日為圖私利而汲汲營營,終成小人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學道君子應明白志向之所趨,因為初發心決定一生。人所了解的,即平日所學習的,志向是「義」,所學的一定是「義」,那麼所明白的就是「義」。如果志向是「利」,所學的一定與「利」有關,所明白的就是「利」。所以,有志學道的君子,其志向之抉擇(初發心),不可不慎!

17、子曰:「見賢思齊焉;見不賢而內自省也。」

1.內自省(恐己亦有是惡)

夫子說:「見到有賢德的人,就想如何向他學習,見到不賢(為非作歹)的人,就應該自我反省,有無與他犯了同樣的的過錯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聖賢皆凡夫俗子修成,若能見賢思齊,有志者事竟成。曾子的『吾日三省吾身』,夫子要顏回嚴守四勿,此皆省察之功,可見修道貴在自省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王陽明云:見人之為善,我必愛之;我能為善,人豈有不愛我者乎?見人之為不善,我必惡之;我苟為不善,人豈有不惡我者乎?故凶人之為不善,至於殞身、亡家而不悟者,由其不能自反也。

18、子曰:「事父母幾諫,見志不從,又敬不違,勞而不怨。」

1.幾諫(音基見,婉言勸諫) 2.違(違逆)

夫子說:「侍奉父母,若他們有過錯,應柔聲怡色委婉地勸諫,盼能感動親心悔悟改正。若見父母執拗(音質奧,固執而不順從)不聽(不接受兒女的意見),仍應恭敬地侍奉,不得違逆冒犯(傷害感情)。雖然身心受勞受苦,猶無怨無悔,保持初衷俟機再做勸諫,但盼挽回親心免致造過,則心安無憾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『幾諫』難行,在於父母與兒女各有看法且『堅持己見』,為人子女當將心比心,凡所受教育、人生體驗、理想個性、思想觀念…等等,雖是至親亦各有不同,若因商議或勸諫而與父母起爭執,甚或反目,此絕非為人子當盡之孝道,當謹記,切不可因小怨而忘大恩。

19、子曰:「父母在,不遠遊,遊必有方。」

夫子說:「父母健在時,不往遠方出遊,假使不得已要到遠方時,所去的地方也要有固定的處所,並讓父母知道,以免親心牽掛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父母在,不遠遊,免親憂,致親樂,此為人子之孝。若遠遊,須有連絡之方,以稍慰親心。侍奉父母但憑一念孝心,總要令父母放心而無懸念,喜樂而無煩惱。

20、子曰: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,可謂孝矣。」

夫子說:「父親在世時,細心體察父親之行誼,善體親意,藉此觀察子女的志向是否符合父親之企盼。父親歸天後,人子之行為,是否遵守其父所立的良規善矩,觀察三年內,所作所為若無改變其父之心志,而能奉行不變,即是盡到孝道了!」

【本章重點】守喪三年內,仍能一本初衷,不改孝心孝行,就不可能做出鮮廉寡恥、令父母蒙羞之事,此即孝之真義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本章已出現於《論語.學而篇~11》子曰:「父在,觀其志;父沒,觀其行;三年無改於父之道,可謂孝矣。」

21、子曰:「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也。一則以喜,一則以懼。」

1.不可不知(不僅知,也當記)

夫子說:「父母之年齡不僅應該知道,也當謹記在心。父母漸老,為人子女的心情,應憂喜參半,喜者,喜父母得享高壽,能承歡膝下,共享天倫至樂;懼者,憂父母年邁,恐相聚時日不久(越來越少)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人子當及時行孝,因人生無常,於時光消逝中,與父母相聚日短,速速及時行孝,勿於父母離世時,方捶胸頓足後悔莫及。

22、子曰:「古者言之不出,恥躬之不逮。」

1.躬(親自) 2.逮(及)

夫子說:「古時候的人不輕易將話說出口,因為以自己做不到為可恥啊!~~何以今人不如古人?主要原因是現今人心變得更自私為己,所以不信守諾言了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遇事要再三思考後再說出來,並非說出口有困難,而是不容易做到。有仔細的思考,才能避免因「隨心所欲、輕易出口」而造成的過錯和遺憾。

23、子曰:「以約失之者,鮮矣。」

1.約(收斂放肆的心) 2.鮮(音顯,少)

夫子說:「能約束自己,收斂放肆的心,謹言慎行,過失必然少之又少。」

◎約者,非止於物欲簡約而已,凡珍惜光陰、惜福、惜物、惜言語等皆涵蓋在內。禮記曲禮云:傲不可長,欲不可縱,志不可滿,樂不可極;皆為『約』之道。

【本章重點】不妄求,則心安;不妄作,則身安。夫子教人守約以立身,無失則無禍,始得安身立命。

24、子曰:「君子欲訥於言,而敏於行。」

1.訥(音那,遲鈍,說話謹慎) 2.敏(敏捷)

夫子說:「君子不輕易發言,一旦要開口說話,又好像說不出口,很小心謹慎;而做事則依理敏捷而行,絕不拖泥帶水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言談合乎道而非高論(言易失之有餘),行為合乎禮教而非輕率(行易失之不足),言行相顧則仰不愧於天,俯不怍(音坐,慚愧)於人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君子說話謹慎,因為「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(話說出口,就是套上四匹馬拉的車也難追上。)」,若隨心所欲輕易說出口,對別人會有失尊重,甚或造成傷害。 2.君子對於決定的事即知即行,絕不猶豫而耽誤時效。這一緩一急,正是體現君子有為有守的處世原則。

25、子曰:「德不孤,必有鄰。」

夫子說:「君子平日累善積德,必有志同道合的人來親近作伴,互相切磋琢磨,絕對不會孤單的。」

【本章重點】同德(同修)之人相聚,如居之有鄰,必不孤獨。

  • 《補充資料》

1.素書〔註〕云:同志相得,同聲相應,同氣相感,同類相依,同義相親,同難相濟,同道相成。均可闡述『德不孤,必有鄰。』之精神。

  • 〔註〕

《素書》相傳為(1)西漢張良所作。又相傳,(2)黃石公在圯橋遇張良,便以拾鞋方式試張良,見其是可造之材,遂以《素書》相贈。而張良憑此書輔佐劉邦,成就霸業。 《素書》僅六章,132句,1336字。字數雖少,但字字珠璣,用語精煉。內容融匯儒、道、兵、術諸家之精,重德、崇義、講謀略。

26、子游曰:「事君數,斯辱矣;朋友數,斯疏矣。」

1.事君數(繁瑣) 2.朋友數(過於頻繁)

子游說:臣事君當盡忠貞,君若有過,理當諫正,但若太過頻繁,將遭致斥責侮辱。規勸朋友當循序漸進,太過頻繁,易惹友怨,將被朋友疏遠。

【本章重點】君臣朋友皆應以義理相處,諫正勸善乃君子之德,但若屢勸屢諫,仍不見效,應適可而止,免得自取其辱,以全君友之道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